第15章

豐乳肥臀  作者:莫言

喝罷臘八粥從縣城返回,饑餓感更加嚴重,人們沒有力量掩埋荒原小徑邊的尸首,甚至沒有精力去多看他們幾眼。只有樊三大爺的尸首是例外。在最危急的關頭,這個平日里總是招人厭煩的人,脫下自己的皮襖點燃,用火光和吶喊,把我們的理智喚醒。救命之恩不可忘。在母親的率領下,人們將這個枯瘦如柴的老頭兒拖到路邊,用浮土掩埋起來。

回到家中,我們第一眼便看到鳥仙懷抱著一個紫貂皮大衣纏成的包裹,在院子里走來走去。母親手扶著門框,幾乎跌倒。三姐走過來,把紫貂皮包裹遞給母親。母親問:“這是什么?”三姐用比較純粹的人的聲音說:“孩子。”母親幾乎是明知故問:“誰的?”三姐說:“還能是誰的。”

上官來弟的紫貂皮大衣,當然只能包裹著上官來弟的孩子。

這是一個黑得像煤球一樣的女孩。她生著兩只有些斗雞的黑眼睛,兩片鋒利的薄嘴唇,兩只與臉色極不協調的白色大耳朵,這些特征,確鑿地向我們證明著她的身份:這是大姐與沙月亮為我們上官家制造的第一個外甥女。

母親表示出十分的厭惡,她卻報以母親貓一樣的微笑。母親被氣昏了,忘記了鳥仙的廣大神通,飛起一腳,踢中三姐的大腿。

三姐哇地叫了一聲,往前搶了幾步,回過頭來時,臉上已百分之百的是鳥的憤怒了。她的堅硬的嘴高高地噘起來,好像要啄人,兩條胳膊舉起來,仿佛要起飛。母親不管她是鳥是人,罵道:“混蛋,誰讓你接了她的孩子?”三姐的腦袋轉動著,好像在尋找樹洞里的蟲子。母親對著天罵道:“來弟,你這個不要臉的騷貨!

沙和尚,你這個黑心腸的土匪!你們只管生不管養,你們以為扔給我就會給你們養?你們做夢吧!我要把你們的野種扔到河里喂鱉,扔到街上喂狗,扔到沼澤里喂烏鴉,你們等著吧!“

母親抱著女嬰,重復著喂鱉、喂狗、喂烏鴉的惡語在胡同里飛跑。跑到河堤轉回頭往大街跑,跑到大街轉回頭往河堤跑……她奔跑的速度越來越慢,叫罵的聲嗓越來越小,好像一部耗干了油的拖拉機。她一屁股坐在馬洛亞牧師摔死的地方,仰臉望著破敗的鐘樓,嘴里念叨著:“你們死的死,跑的跑,扔下我一個人,讓我怎么活,一窩張著口等吃的紅蟲子,主啊,天老爺,你們說說看,讓我怎么活?”

我哭了,淚水滴在母親脖子上。女孩也哭了,淚水流在耳朵眼里。母親安慰我:“金童,你是娘的心頭肉,莫哭。”母親安慰女孩:“可憐的孩子,你不該來呀,姥姥的奶,不夠你小舅一個人吃,添上你,兩個都要餓死,不是姥姥心狠,姥姥是沒有辦法啊……”

母親把裹在紫貂皮大衣里的女嬰放在教堂門口,逃命似的往家跑,但僅跑了十兒步,她就邁不動腿了。女嬰殺豬般的哭嚎聲像一條無形的繩子,把母親扯住了……

三天之后,我們一家九口,出現在縣城大集的人市上。母親背著我,抱著姓沙的小畜生。四姐背著姓司馬的小流氓。五姐背著八姐,六姐七姐自己走。

我們在垃圾堆里撿了一些爛菜葉子吃了,堅持著走到人市里。母親給五姐、六姐、七姐脖子上插上了谷草,等候著買主。

在我們前邊,是一排用木板搭起來的簡易房屋。房子的墻和房子的頂,都用石灰刷成了刺目的白色。從墻上伸出來的鐵皮煙囪里,冒著一團團黑色的煙霧,這些煙霧升到空中,隨著向我們刮來的風,搖曳多姿地變化著形態。不時有一些披散著頭發、袒露著雪白胸脯、嘴唇猩紅、睡眼惺忪的妓女從板房里跑出來,或是端著盆、或是提著桶,到一口露天的井邊打水。井上有一架纏著繩索的轆轤,井口噴吐著微薄的熱氣。她們用軟弱無力的白手搖著笨重的轆轤,轆轤上的繩索發出吱吱扭扭的枯澀響聲。當那又粗又大的木桶露出井口時,她們伸出穿著木屐的腳輕輕一勾,便將水桶平穩地擱在了井臺上。井臺上結著一層厚厚的冰,冰凍成饅頭形狀或是乳頭形狀。那些端著水的女人來來回回地跑著。那些端著水跑來跑去的女人腳下的木屐清脆地響著,她們胸前凍得冰涼的乳房發散著硫磺的氣息。我的目光越過母親的肩頭,遙遠地注視著那些奇怪的女人,但見一片乳房飛舞繚亂,好像罌粟的花苞,蝴蝶的山谷。她們也吸引了我的姐姐們的目光。

我聽到四姐悄悄地詢問母親什么,母親沒有回答。

我們站在一道又寬又厚的高墻前邊,它替我們遮住了西北風,使我們處在相對溫暖的環境里。我們左右兩邊,瑟縮著一些與我們同樣面黃肌瘦、同樣瑟瑟發抖、同樣饑寒交迫的人。男人和女人。婦女和兒童。男人全都是蒼老的如同枯木朽株的老頭子,多半是瞎子,不是瞎子的也雙眼紅腫潰爛。在他們的身邊,站著或蹲著一個孩子,男孩或者是女孩。其實很難分辨出男孩女孩,大家都像從煙囪里鉆出來的,是煤的孩子。大家頸后都插著草,多半是谷草,挑著枯黃的葉子,讓人想到秋天,想到馬在暗夜里咀嚼谷草時的香氣和令馬和人都愉快的聲音。

也有一些插著隨便從哪兒拔來的野草,狗尾巴蒿,驢尾巴草。婦女多半如母親一樣,身邊簇擁著一群孩子,但都不如母親身邊孩子多。女人身邊的孩子有全部插著草的,有部分插著草的。也多半是谷草,葉子枯黃,散布著秋天的氣息和谷子的香氣。在插草的孩子頭上,晃動著大馬大騾子大毛驢沉甸甸的大頭,銅鈴般的大眼,整齊結實的白牙,淫蕩肥厚、生著扎人硬毛的嘴唇,白牙就在這些唇間時爍。也有一些不知隨便從哪兒拔來的野草,狗尾巴草,驢尾巴蒿。只有一個穿著一身白衣、頭上系著白頭繩、面色蒼白、眼窩和嘴唇青紫的女人是例外,她身邊沒有孩子。她孤零零一個人站在墻根,手里舉著而不是在脖頸上插著一棵枝葉完整的狗尾巴草,盡管干枯了但這仍然是棵體態優美、發育健全的狗尾草。它的葉片保持著綠色,盡管是枯萎的綠但依然顯示著生機。那挑著多毛的穗子的脖頸是那么柔韌而富有彈性。那多毛的穗子在陽光中顫抖著,金毛燦燦,宛若金狗的尾巴。我的目光長久地被這棵狗尾巴草吸引著,我的心長久地沉浸在狗尾巴草的凄涼優美的意境里,竟然看到那狗尾巴草枯干的身體上,在那些葉片的夾縫里,生著一些精巧而優美的小奶頭。

白板房那邊一陣騷亂,女人尖利的叫罵聲像刀刃一樣割著空氣和陽光。兩個女人在井臺邊撕扯。一個穿紅褲子,一個穿綠褲子。紅褲子女人在綠褲子女人臉上抓了一把。綠褲子女人對著紅褲子女人的胸膛捅了一拳。然后兩人都倒退幾步,對視了一分鐘。雖然看不見她們的眼神,但我基本上等于看到了她們的眼神。我莫名其妙地認為她們倆的眼神與我的大姐上官來弟和二姐上官招弟的眼神一樣。突然間她們像兩只斗雞一般踴躍地向對方沖去。她們的身體像在成熟的麥田里奔跑的狗一樣起起伏伏。手臂揮舞、乳房橫飛,唾沫星子像一群群小甲蟲。紅褲子女人扯住了綠褲子女人的頭發,綠褲子女人回手也扯住了紅褲子女人的頭發。紅褲子女人順勢低頭在綠褲子女人左肩上咬了一口,綠褲子女人幾乎同時咬中了紅褲子女人的左肩。她們倆旗鼓相當,勢均力敵,在井臺上轉來轉去。另外的那些女人,有倚在門邊抽著煙卷發呆的,有蹲在石頭上刷牙漱口吐白沫的,有拍著巴掌哈哈大笑的,有在鐵絲上晾曬長筒透明襪子的。在板房前邊一塊圓形大石頭上,站著一個身體筆挺、足蹬耀眼黑色馬靴的人,他提著一根藤條,左劈一下,嗖一聲風響;右劈一下,嗖一聲風響。他把藤條當做刀,演練著刀術。一群男人,幾個腆著肚子的矮子被十幾個沒有肚子的瘦高個子簇擁著,從西南方的一片旗幟里走出來,腆肚子人的笑聲跟嘎嘎雞的叫聲一樣:嘎、嘎、嘎、啦——嘎、嘎、嘎、啦——這個人的奇特笑聲經常在我耳朵里回響,讓我回憶起井邊的情景。腆肚子男人及他們的隨從對著板房走來,嘎嘎雞的叫聲越來越清晰。

那個站在石頭上練刀術的人從石頭上跳下來,躲躲閃閃地鉆進了一個房間。一個肥胖的矮個子女人搖搖擺擺地沖向井臺。她的腳小得仿佛沒有腳,好像她的小腿直接戳在了地上。從她那兩根肥藕般的快速擺動著的胳膊上可以得出她是在跑步前進的結論,但她實際運行的速度卻非常緩慢。她的身體發出的馬力大部分耗費在身體的搖擺和肉的顫動上。隔著一百多米的距離——也許不止一百多米——我們清晰地聽到了她的喘息聲。她噴出的蒸氣繚繞著她的身體,她仿佛在澡堂里淋浴。她終了跑到了井臺邊。她罵人的聲音被她自己的喘息和咳嗽分割成一個個零零碎碎的辭不達意的片斷。我們猜出她是那兩個撕咬著的女人的領導,她跑到井邊叫罵的目的是把她們分開。但她們已咬得犬牙交錯,老鷹與鴿子打架,鉤爪連環,難分難解。她們你進我退你退我進,有好幾次差點掉到井里去但到底沒掉到井里去是因為轆轤擋住了她們。胖女人上去撕扯她們反被她們險些撞到井里而到底沒掉到井里也是因為轆轤擋住了她。她趴在轆轤上咕嚕嚕地旋轉。我們看到她瘸著腿從轆轤上逃脫出來時她踩著冰饅頭冰乳房雙腿一軟跌了個屁股墩。我們聽到她嘴里發出嚶嚶的聲音難道她哭了?

她爬起來,端起一盆涼水,澆到那兩個女人身上。她們驚叫一聲,閃電般地分開了。她們都把彼此的頭發揪亂、把彼此的臉抓破、把彼此的上衣撕破,暴露出彼此的傷痕斑斑的乳房。她們呸呸地吐著對方的血,余恨未消。胖女人又端起一盆水,用力地潑出去。清清的水在空中展開透明的翅膀。水沒落下時她再次跌倒在井臺上,手中的搪瓷盆子旋轉著飛出去,幾乎砍在腆肚子男人們的頭上。他們與井邊的女人都很熟,戲謔打罵,拉拉扯扯,摳摳摸摸,最后都進入了板房。

我聽到周圍的人都長吁了一口氣,才知道大家都在觀看著井臺上的戲劇。

中午時分,從東南邊的官道上來了一輛馬車。馬是一匹昂著頭的白色大馬,雙耳之間有一縷銀色的鬃毛垂下來遮著它的額頭。它有兩只溫柔的眼睛,有粉紅色的鼻梁和紫紅色的嘴唇。它脖子下垂掛著一個紅絨疙瘩,疙瘩上拴著一個銅鈴鐸。那馬拉著車下了官道,揚播著一串清脆的鈴聲,搖搖晃晃對著我們走過來。我們看到,馬背上高高隆起的鞍具和用閃光的銅皮包起的車轅桿。車輪高高,鑲著白色的輻條。車篷是用白布蒙成,白布上不知刷了多少遍防雨防曬的桐油。我們從沒見過如此華貴的車,我們認為坐在這車里的人比坐在雪佛萊轎車里去高密東北鄉參拜鳥仙的女人更高貴。我們認為那個坐在車篷外、戴著高筒禮帽、留著兩撇尖兒上翹八字胡的車夫也不是個一般人物,他繃著臉,兩眼放光,比沙月亮深沉,比司馬庫嚴肅,也許鳥兒韓穿戴上與他同樣氣派的衣服才能把他比下去。

馬車緩緩地停下了,那匹姿容俊美的白馬抬起一只前蹄敲打著地面,仿佛在為它脖子下奏鳴的銅鈴曲兒伴奏。車夫拉開了車簾,我們猜測中的人即將鉆出來。

她鉆出來了。她披著二件紫貂皮大衣,脖子上圍著一只紅狐貍。我多么希望她就是我的大姐上官來弟,但她不是上官來弟。這是一個高鼻藍眼滿頭金發的洋女人,年紀么,只有她的爹娘才知道她的年紀。跟隨著她鉆下車的,是一個身穿一套藍色學生制服、外披藍呢大衣、滿頭烏發的俊美青年,他的神情很像洋女人的兒子。但他的容貌卻與那洋女人毫無相似之處。

我們周圍的人亂紛紛擁上前去,似乎要把那洋女人搶劫了,但未到她身邊,便怯怯地定住腳。“太太,貴太太,買俺的孫女吧,太太,大太太,看看俺這個兒子吧,他比狗還皮實,什么活都能干……”男人和女人,怯生生地向洋女人推銷著自己的孩子。只有母親穩穩地待在原地。母親目光癡迷,盯著紫貂皮大衣和紅狐貍,毫無疑問,她在思念上官來弟,她抱著上官來弟的孩子,心中車輪轉,雙目淚婆娑。

高貴的洋女人用手絹半遮半掩地捂著嘴,在人市上轉了一圈,她身上濃郁的香氣,熏得我和司馬家的小兔崽子直打噴嚏。她在一個盲老頭身邊蹲下,打量著盲老頭的孫女。盲老頭的孫女被洋女人脖子上的紅狐貍嚇破了膽,雙手摟住爺爺的腿,藏在爺爺的身后。小女孩那恐怖的眼睛牢牢地印在我的腦海里。盲老頭抽著鼻子,嗅到了貴人的降臨。他向前伸出一只手,說:“太太,太太,救這孩子一條命吧,跟著俺她就餓死了,太太,俺一分錢也不要……”洋女人站起來,對那穿學生裝的青年咕嚕了幾句,那青年便大聲地問盲老頭:“你是她的什么人?”盲老頭說:“爺爺,無用的爺爺,該死的爺爺……”青年又問:“她的爹媽呢?”盲老頭說:“餓死了,都餓死了,該死的不死,不該死的先死了,先生,行行好,您帶走她吧,俺一分錢也不要,只求您給孩子一條活路……”青年轉身跟洋女人咕嚕了兒句,洋女人點點頭,青年便彎下腰去,試圖把那女孩拉過來,但他的手剛剛觸到女孩的肩頭,那女孩就在他手脖子上咬了一口。青年怪叫一聲,跳到一邊去。洋女人夸張地聳肩咧嘴揚眉毛,并把那條捂過嘴巴的手絹,纏到青年的手腕上。

懷著說不清是恐懼還是喜悅的心情,我們等候了仿佛一千年,這個珠光寶氣、香氣撲鼻的洋女人帶著她的手腕受傷的青年,終于站在我們一家面前。而在我們右邊,盲老頭正揮動著竹竿,抽打著那個會咬人的女孩。女孩機警地與她的爺爺捉著迷藏,使盲老頭的竹竿每次都抽在地上或是墻上。“你這個窮命的鬼喲!”盲老頭慨嘆著。我貪婪地吸著洋女人的香氣,從槐花的香味里分析出玫瑰的香味,又從玫瑰的香味里發現了菊花的幽香。而最讓我迷醉的,是她的乳房的香味,這香味有些膻腥,令我微微惡心,但我還是張大鼻孔吸著。沒有了手絹的遮掩,她的嘴巴完全地暴露出來,這是一個上官來弟式的闊嘴,又配上了上官來弟式的厚唇。厚唇上涂著紅油彩。她的鼻子與我們上官家女兒的鼻子有共同之處,都是高聳的;不同之處是,上官家女兒的鼻尖是小蒜頭的形狀,顯得愚蠢又可愛,而這洋女人的鼻頭彎了一個鉤,使她的臉上有幾分食肉猛禽的表情。她的額頭很短,每當她瞪眼時便出現一些深深的皺紋。我知道大家都在注視著洋女人,但我可以自豪地說,誰也比不上我的觀察細致,誰也不如我收獲多,我的目光穿過她身上厚厚的皮毛,看到了她那兩只與我母親的乳房體積差不多大的乳房,它們的美麗,使我幾乎忘記了饑餓和寒冷。

“為什么要賣孩子呢?”青年舉起纏手絹的手,指點著我的頸插谷草的姐姐們。

母親沒有回答他的問話。難道這種愚蠢的問題還值得回答嗎?青年轉過頭,對洋女人咕嚕著。洋女人注意到了在母親懷里包著上官來弟女嬰的紫貂皮大衣。她伸出一只手,摸了摸皮毛,她接著便看到那女嬰的豹子般的、懶洋洋的陰險目光。她避開了女嬰的目光。

我盼望著母親能把上官來弟的孩子送給那洋女人,我們也不要一分錢,我們還可以把上官來弟的紫貂皮大衣送給她。我厭惡這個女嬰,她毫無理由地分食屬于我的乳汁。連我八姐上官玉女都沒資格分食我的乳汁,憑什么給她吃?!上官來弟那兩只奶子閑著干什么呢?

沙月亮吐出上官來弟的奶頭,呸呸地吐著膿血,然后又用水漱了口。他說:“這就好了,你這是積奶成瘡。”來弟滿面淚水,說:“老沙,咱們這樣,像被狗攆著的兔子,到啥時是個頭?”沙月亮抽著煙沉思著,瘦臉上兇巴巴的表情,他說:“媽的,有奶便是娘,先投日本吧,好就好,不好再拉出來。”

洋女人逐個地看了我姐姐們一遍。先看了脖子上插著谷草的五姐六姐,又看了不插谷草的四姐、七姐和八姐。對司馬家的小王八蛋他們不屑一顧,對我他們表示出一定興趣。我想我的優勢是我頭上柔軟的黃毛。他們觀察姐姐們的方式十分奇特。那青年按著這樣的程序命令我的姐姐們:低頭。彎腰。踢腿。雙手并攏高舉。雙臂前后搖動。張大嘴巴喊啊——啊。笑一笑。走幾步。跑幾步。姐姐們溫馴地執行著那青年的命令。洋女人專注地觀看著。她時而點頭,時而搖頭。最后,她指了指我七姐,對那青年咕嚕了幾句。

那青年對母親說——他指指洋女人——這是羅斯托夫伯爵夫人,她是個大慈善家,想抱養一個美麗的中國女孩為養女。她看中了你們家這個女孩。這是你們家的福氣。

母親的眼淚突然涌了出來。她把上官來弟的女嬰交給我四姐,騰出懷抱,摟住了我七姐的頭。“求弟,好孩子,你的福氣來了啊……”母親的眼淚亂紛紛地落在七姐的頭上。七姐嗚嗚咽咽地說:“娘,我不愿跟她去,她身上的味道不好聞……”母親說:“傻孩子,人家那才是好味呢。”

青年有些不耐煩地說:“行啦,大嫂,談談價錢吧。”

母親說:“先生,既然是給這位……夫人當養女,孩子就算掉到福囤里了,俺不要錢……只求能好好待俺的孩子……”

青年把母親的話翻給洋女人聽。她用生硬的漢語說:“不,錢還是要給的。”

母親說:“先生,問問夫人,能不能再要一個,也讓她們姐妹有個伴兒。”

青年把母親的話翻過去。那個羅斯托夫伯爵夫人,堅決地搖了搖頭。

青年塞給母親十幾張粉紅色的鈔票。然后,對那站在馬旁的車夫招招手。

車夫小跑著過來,對青年鞠了一躬。

車夫抱起我七姐走到馬車邊。這時,她才大聲地嚎哭出來,并對著我們伸出一只纖細的手。姐姐們齊聲嚎哭著,連司馬家的小可憐蟲也咧開嘴,哇,哭一聲,歇一會兒,再哇一聲,再歇一會兒。車夫把我七姐塞進車里。那洋女人隨著也鉆進了車。青年即將上車時,母親追過去,拉著他的胳膊,焦急地問:“先生,夫人住在哪兒?”青年冷冷地說:“哈爾濱。”

馬車馳上官道,很快消逝在樹林背后。但七姐的哭聲、馬鈴鐸的叮哨聲、伯爵夫人乳房的香氣,永遠鮮活地保存在我的記憶里。

母親舉著那幾張粉紅的鈔票,好像變成了一尊泥塑,我也變成了泥塑的一個組成部分。

這天晚上,我們沒有露宿街頭,而是住在一家小客棧里。母親讓四姐出去買十個燒餅。四姐卻買來四十個熱氣騰騰的水煎包,還有一大包燒肉。母親惱怒地說:“四嫚,這可是賣你妹妹的錢!”四姐哭著說:“娘,讓妹妹們飽吃一頓吧,您也飽吃一頓吧。”母親哭著說:“想弟,這包子,這肉,娘怎能咽下去……”四姐說:“您不吃,可就把金童餓毀了。”四姐的勸說非常有效,母親含淚吃包子吃肉,為了分泌乳汁,喂我,也喂上官來弟和沙月亮的女嬰。

母親病了。

她的身體燙得像剛從淬火桶中提出來的鐵器,冒著腥臭的熱氣。我們坐在母親周圍,大眼瞪著小眼。母親閉著眼睛,嘴唇上全是透明的水泡,許多嚇人的話從她嘴里冒出來。她一會兒大聲呼叫,一會兒竊竊私語。一會兒用歡娛的腔調說,一會兒用悲哀的腔調說。上帝、圣母、天使、魔鬼、上官壽喜、馬洛亞牧師、樊三、于四、大姑姑、二舅舅、外祖父、外祖母……中國鬼怪和外國神靈、活著的人和死去的人、我們知道的故事和我們不知道的故事,源源不斷地從母親嘴里吐出來,在我們眼前晃動著、演繹著、表演著、變幻著……理解了母親的病中囈語就等于理解了整個宇宙,記錄下母親的病中囈語就等于記錄下了高密東北鄉的全部歷史。

皮膚松弛、臉上長滿痞子的店主被母親的呼叫聲驚動,拖拉著松松垮垮的身體,急匆匆地來到我們房間。他伸手摸摸母親的額頭,連忙縮回手,焦急地說:“快請醫生,要死人啦!”他看看我們,問四姐:“你最大?”四姐點點頭。“為什么不請醫生?姑娘,你怎么不說話?”店主問。四姐哇啦一聲哭了。她跪在店主面前,道:“大叔,行行好,救救俺娘吧。”店主道:“姑娘,我問你,你們還有多少錢?”四姐從母親身上掏出那幾張鈔票,遞給店主,道:“大叔,這是賣俺七妹的錢。”

店主接過錢,說:“姑娘,你跟我走吧,我帶你去請醫生。”

花光了七姐換來的粉紅鈔票,母親睜開了眼。

“娘睜眼了,娘睜開眼了!”我們眼含淚花,齊聲歡呼。母親抬起手,逐個地撫摸著我們的臉。“娘……娘……娘……娘……娘……”我們說。“姥姥,姥姥。”司馬家的小可憐蟲結結巴巴地說。“她呢?她……”母親伸出一只手,說。四姐把包在紫貂皮大衣里的她抱過來讓母親撫摸。母親撫摸著她閉上了眼睛,兩滴淚水從眼角流出來。

店主聞聲進來,哭喪著臉對我四姐說:“姑娘,不是我心狠,我也是拖家帶口,這十幾天的店錢、飯食錢、燈燭錢……”

四姐說:“大叔,您是俺家的大恩人,欠您的錢,俺一定還,只求您暫時不要攆俺,俺娘她還沒好……”

一九四一年二月十八日上午,上官想弟把一沓鈔票遞給大病初愈的母親,她說:“娘,欠店主的錢我已經還清了,這是剩下的錢……”

母親驚問:“想弟,你從哪兒弄來的錢?”

四姐凄然一笑,說:“娘,帶著弟弟妹妹回去吧,這里不是咱的家……”

母親臉色慘白,抓著四姐的手,問:“想弟,告訴娘……”

四姐說:“娘,我把自己賣了……價錢還可以,店主幫著討了半天價……”

妓院老鴇像檢查牲口一樣把四姐全身檢查了一遍,說:“太瘦了。”店主道:“老板,一袋米就催胖了么!”老鴇伸出兩根指頭,說:“二百塊錢吧,我做個善人,積點德!”店主道:“老板,這姑娘的娘病了,還有一群妹妹,再給她加點吧……”老鴇說:“嗨,這年頭,善門難開吶!”店主求情。四姐跪下。老鴇道:“好吧,我這人心軟。再加二十吧,頂破天的高價了!”

母親身子晃了晃,緩慢地跌倒在地。

這時,我們聽到一個沙啞嗓子的女人在門外大聲吆喝:“姑娘,走吧,俺可沒那么多閑工夫等你!”

四姐跪下,給母親磕了一個頭。她爬起來,摸摸五姐的頭,拍拍六姐的臉,揪揪八姐的耳朵,匆匆忙忙捧起我的臉親了一口。她雙手捏著我的肩膀,用力晃了晃,激情漫卷的臉猶如風雪中的梅花。

“金童啊金童,”她說,“你好好長,快快長,咱們上官家可全靠你了!”說完,她的目光在屋子里轉了一圈,雞鳴般的哽咽聲沖出喉嚨。她捂住嘴巴,像要跑出去嘔吐一樣,從我們的視野里消失了。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