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豐乳肥臀  作者:莫言

為了開墾高密東北鄉那上萬畝荒草甸子,大欄鎮的青年男女,統統被吸收為國營蛟龍河農場的農業職工。分配工作那天,場部辦公室主任問我:“你,有什么特長?”因為饑餓,我的耳朵里嗡嗡響,沒聽清他的話。他噘了一下嘴唇,露出一頤鑲在嘴巴中央的不銹鋼牙齒。提高了嗓門他又一次問:“有什么特長?”我想起了剛才在路上,看到了挑著一擔大糞的霍麗娜老師,她曾夸獎我有俄語天才。于是我說:“我俄語很好。”“俄語?”辦公室主任冷笑著,炫耀著那顆鋼牙,嘲諷道,“好到什么程度?能給赫魯曉夫和米高揚當翻譯嗎?能翻譯中蘇會談公報嗎?

小伙子,我們這里,留蘇學生都在挑大糞,你的俄語能好過他們嗎?“等待分配的青工們發出嗤嗤的冷笑。”我問你在家里干過什么?干什么干得最好?“”我在家放過羊,放羊放得最好。“”對,“主任冷笑著說,”這才叫特長,什么俄語呀,法語呀,英語日語意大利語,統統的沒用。“他匆匆寫了一張條子,遞給我,說:”到畜牧隊去報到,找馬隊長,讓她分配你具體工作。“

路上,一個老職工告訴我,馬隊長名叫馬瑞蓮,是農場場長李杜的老婆,響當當的第一夫人。我拿著條子,背著鋪蓋去報到時,她正在種畜場指揮著一場破天荒的雜交試驗。種畜場的院子里,拴著一頭發情的母牛、一頭發情的母驢、一只發情的綿羊、一頭發情的母豬、一只發情的家兔。配種站的五個工作人員——兩男三女——都穿著雪白的大褂、捂著遮住鼻子嘴巴的大口罩,戴著乳膠手套的手里,都端著一具授精器,好像五個嚴陣以待的沖鋒隊員。馬瑞蓮留著一個半男半女的大分頭,頭發粗得像馬鬃一樣。一張紅彤彤的大圓臉,長長的細瞇的雙眼、肥大的紅鼻子、豐滿的大嘴、脖子粗短、胸脯寬闊,沉甸甸的乳房宛若兩座墳墓。——混蛋!上官金童暗罵了一句,什么馬瑞蓮,這不是上官盼弟嘛!因為我們上官家臭名遠揚,她竟然改換了名字。由此類推,那李杜,就是魯立人,他曾叫蔣立人,也許在蔣立人之前,還叫過x立人,Y立人。這一對改名換姓的夫妻,被貶到這偏遠之地、看來也是一對倒霉蛋——她穿著一件俄羅斯花布短袖襯衣,一條像豆腐皮一樣、皺皺巴巴、哆哆嗦嗦的黑色凡爾丁褲子,腳蹬一雙高腰回力球鞋。她指頭縫里夾著一支躍進牌香煙,縷縷青煙繚繞著胡蘿卜一樣的手指。她抽了一口煙,問:“場報記者來了沒有?”“來了,”一個戴著近視眼鏡、面容枯黃的中年人從拴馬樁后閃出來,哈著腰說,“來啦。”他手里拿著擰開帽的自來水筆和打開的筆記本,筆尖按在紙上,隨時準備記錄。馬隊長響亮地笑著,用那只胖嘟嘟的手,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說,“主編親自出馬啦!”中年人道:“馬隊長這兒,是出頭條新聞的地方,別人來,我不放心。”“老于,很有積極性嘛!”馬瑞蓮贊揚著,又一次用她的手,拍了那主編的肩頭,主編小臉煞白,像怕冷一樣,緊緊地縮著脖子。后來我才知道,這個編輯著八開對折油印小報姓于名正的中年人,曾經是省委機關報的社長兼總編輯,一個大名鼎鼎的右派。“今天,”馬瑞蓮說,“我真要給你一個頭條新聞。”她深情地望了文質彬彬的于正一眼,把手中的煙卷兒滋滋地吸到燒痛嘴唇的程度,然后“啪”地一聲吐出去,讓煙紙和殘余的煙絲分離——她這一手絕活,會把撿煙頭的人氣死——她噴吐著最后一口青煙,問配種員們:“都準備好了嗎?”配種員們舉起配種器,無聲地回答著她的問題。血液涌上她的臉,她搓著手,激動不安地拍了拍巴掌,然后又掏出一條手絹擦了擦手上的汗水。“馬精,誰是馬精?”她大聲地問。

那個端著馬的精液的配種員往前跨了一步,聲音在口罩里顯得窩窩囊囊。“我是,我是馬精。”馬瑞蓮指指那頭牛,說:“你去給它,那頭母牛,把馬精授進去。”配種員遲疑著,他看看馬瑞蓮,又看看身后那四位同行,好像要說什么話。馬瑞蓮道:“還站著干什么?干這種事兒,趁熱打鐵才能成功!”配種員眼里流露出惡作劇的神情,他大聲說:“馬隊長,我遵命!”配種員捧著裝有馬精液的授精器,飛快地跑到母牛背后。當那配種員把器具插入母牛的產道時,馬瑞蓮的嘴巴半張著,呼呼地喘著粗氣,好像那一管子馬精不是授給母牛而是授給了她。然后,她干凈利索地下達了一連串的命令。她命令牛的精子去包圍綿羊的卵子。她讓綿羊的精子和家兔的卵子結合。在她的指揮下,驢的精液射進了豬的子宮,豬的精液則冤冤相報般地射進了驢的生殖器官。

場報主編的臉灰溜溜的,嘴巴咧著,很難說他是想放聲大哭還是想放聲大笑。一個女配種員,端著綿羊精液的那一位,她的睫毛彎曲著,眼睛不大,但黑亮無比,幾乎沒有多少眼白。她拒絕執行馬瑞蓮的命令,把配種器扔在搪瓷托盤里,摘下手套,拉下口罩,露出她的汗毛很重的上唇、白皙的鼻子和線條優美的下巴,憤怒地說:“簡直是惡作劇!”她講一口標準的普通話,聲音清脆悅耳。

“放肆!”馬瑞蓮雙手拍出一聲脆響,流沙一樣的目光撒到女配種員的臉上,她陰沉沉地說:“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戴的”她用手做了一個摘帽子的姿勢,“不是‘手提帽,’你是極右派,是屬于永久性的、永遠摘不掉帽子的右派,對不對?!”

女配種員的脖子像經了嚴霜的草莖,腦袋無力地垂在胸前,她回答道:“您說的對,我是極右派,永久性的。但是,我想,這是兩碼事,科學和政治,是兩碼事,政治可以翻云覆雨,可以朝秦暮楚,可以把白的說成黑的黑的說成白的,但科學卻是嚴肅的。”“住嘴!”馬瑞蓮像一臺瘋狂的鍋駝機,空咚空咚跳動著,喊叫,“我決不允許你在我的種畜場里,繼續放毒。你也配談政治?你知道政治姓什么?你知道政治吃什么?政治工作是一切工作的生命線!脫離了政治的科學就不是科學,在無產階級的辭典里,從來就沒有超階級的科學。資產階級有資產階級的科學,無產階級有無產階級的科學。”“如果無產階級的科學,”女配種員孤注一擲地、大聲地打斷馬瑞蓮的話,“如果無產階級的的科學硬要逼著綿羊和家兔交配并期望著產生新的物種,那么我說,這無產階級的科學就是一堆臭狗屎!”

“喬其莎,你太狂妄了!”馬瑞蓮牙齒打著顫說,“你抬頭看看這天,你低頭看看這地,你應該知道天高地厚!你竟敢說無產階級的科學是臭狗屎,反動透頂啊!單憑這一句話,就可以把你關進監獄,甚至槍斃!看你這么年輕,漂亮,”上官盼弟變成的馬瑞蓮降低了調門說,“我放你一馬,但是,你必須給我把授精任務完成!否則,我可不管你是什么醫學院校花還是農學院的校草,那匹蹄子比臉盆還大的種馬我都制服了,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

場報主編規勸道:“小喬,聽馬隊長的吧,這畢竟是科學實驗嘛,人家天津郊區,把棉花嫁接到梧桐上,水稻嫁接到蘆葦上,都獲得了成功,《人民日報》白紙黑字登著呢!這是一個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的時代,是一個創造人間奇跡的時代,既然馬和驢交配能生出騾子,誰又能擔保綿羊和家兔交配不會產生新的畜類呢?聽話,去吧。”

醫學院校花、極右派學生喬其莎臉漲得通紅,委屈的淚水在眼眶里打著轉,她執拗地說:“不,我不,這違背基本常識!”

場報主編道:“小喬,你好糊涂啊!”

“不糊涂就打不成極右派了!”場報主編對喬其莎的關切顯然引起了馬瑞蓮的不滿,她冷冷地頂了他一句。

場報主編立刻垂下頭,不吱聲了。

一個男配種員走上來,說:“馬隊長,我替她做吧。甭說是把綿羊的精液射進家兔的子宮,就是把李杜場長的精液射進母豬的子宮,我也絲毫不為難。”

配種員們怪笑起來,場報主編偽裝咳嗽才避免了笑出聲音。馬瑞蓮惱羞成怒,罵道:“混蛋,鄧加榮,你太過分了!”

那個鄧加榮,拉下口罩,顯出一張無法無天的馬臉,冷冷地說:“馬隊長,本人既沒有手提帽也沒有永久帽。本人家三代礦工,根紅苗正,你可別用嚇唬小喬的一套來嚇唬我。”

鄧加榮說完,揚長而去。馬瑞蓮把滿肚皮鳥氣全撒在喬其莎身上:“你,干不干?不干的話,這個月的糧票我可要全部扣發了。”

喬其莎憋著,憋著,終于憋不住了,眼淚連串成行地滾出,嘴巴里也發出了哭聲。她裸手拿起配種器,跌跌撞撞地跑到發情母兔前——那兔子顏色青紫,脖了上拴著一根紅繩——按住了它,它撲撲楞楞地掙扎著。

這時,上官盼弟變成的馬瑞蓮終于看到了我,冷漠地問:“你來干什么?”我把場部辦公室主任的條子遞過去。她看看條子,說:“到養雞場去吧,那兒正缺一個干重活的壯工。”她不再理我,對主編說:“老于,回去發稿吧,稿子嘛,留有余地吧。”主編哈腰道:“到時請您看小樣。”她又對喬其莎說:“喬其莎,根據你的請求,同意你調離配種站。你收拾收拾,去養雞場報到。”最后,她對我說:“你怎么還不走?”我說:“我不知道去雞場的路。”她抬手看看腕上的表,說:“走吧,我正要去雞場辦事,順便把你帶過去。”

遠遠望得見雞場用石灰刷得雪白的墻壁時,她停下了。這是緊靠廢舊槍炮場的、通向雞場的泥濘小路,路邊的小溝里,汪著一些暗紅色的污水。在那片用鐵絲網攔起來的空地上,狂長的野蒿子淹沒了破爛坦克的履帶。坦克的紅銹斑斑的炮筒子凄涼地指向藍天。牽牛花的嫩綠色的藤蔓,纏繞著一門高射炮斷了半截的炮管。一只蜻蜓立在高射機槍的槍筒上。老鼠在坦克的炮塔里跑動。麻雀在加農炮粗大的炮筒里安家落戶,生兒育女;它們叼著翠綠色的蟲子飛進炮筒。一個頭上扎著紅綢蝴蝶結的女孩坐在炮車的老化成焦炭狀的橡膠輪胎上,呆呆地看著兩個男孩在用鵝卵石敲打著坦克駕駛艙里的零件……馬瑞蓮把目光從荒涼的槍炮場上收回來,臉上的表情與方才在配種站氣指頤使的樣子判若兩人。“家里……都好嗎?”她問我。

我扭轉臉,看著在高射炮口上點點顫顫的仿佛蝴蝶觸須的牽牛花藤蔓,心中充滿怒火,你連姓名都改了,還問這個干什么?我心里想著。

“本來,你的前途是無限光明的,”她說,“我們也為你高興。可是,來弟把一切都毀了。當然,也不能完全怪她,母親糊涂……”

“如果您沒有別的吩咐,”我說,“我就去雞場報到了。”

“嗬,幾年不見,長脾氣啦!”她說,“這倒讓我感到幾分欣慰,上官金童二十歲了,應該把褲襠縫死、把奶頭拋掉了。”

我背起鋪蓋,朝著雞場走去。

“站住,”她說,“你不要對我們誤會,這幾年我們也不順,就是這樣吹,人家還嫌我們右傾。我們也是沒有辦法,‘鳥兒韓披紙袋——沒有辦法’。”她熟練地引用了一句流傳在高密東北鄉的歇后語。她摸出那張條子,從懸掛在胸前的鋼筆套里,摸出鋼筆,在紙條上潦草地畫上幾個字。她把紙條遞給我,說:“去找龍場長,把條子給她。”我接過條子,說:“您還有什么話,就一次說完吧。”她猶豫了一下,說:“你知道,我和老魯,混到今天這個份上,是多么地不容易。所以,請你不要給我們添麻煩了。暗地里,我會幫助你,在公開的場合……”

“你不要說了,”我說,“你既然連姓名都改了,就與我們上官家沒有任何關系了。我根本就不認識您,所以,求您也不要給我什么‘暗地里的幫助’。”

“太好了!”她說,“方便時告訴母親吧,魯勝利她很好。”

我再也沒有理睬她。沿著那道生銹的、連牛都能鉆進去吃草的象征性的鐵絲網隔斷了的戰爭歲月的殘骸,我大步地向雪白的雞場走去。我對自己方才的表現非常滿意,自我感覺很好,好像打了一個漂亮的勝仗。見鬼去吧,馬瑞蓮和李杜們,見鬼去吧,像鱉脖一樣抻著的銹炮筒。什么迫擊炮的底盤、重機槍的護板、轟炸機的翅膀,統統見鬼去吧。從一棵像樹一樣高大的灰菜那兒,我拐了一個彎,看到了兩排紅瓦房之間用白色漁網籠罩的空地里,有上千只白色的雞懶洋洋地移動著,在高高在支架上,一只肉冠子紫紅的大公雞,像妻妾成群的帝王一樣,驕橫跋扈地嗚叫著。母雞們“咕嘎咕嘎”的叫聲,吵得人心煩意亂。

我把那張馬瑞蓮簽過字的條子,交給了那個缺了一條胳膊的龍場長。從她那張冷酷的臉上,我猜到這個女人決不是一般人物。她看了條子,說:“小伙子,你來得正好。你每天的任務是:上午,把所有的雞糞送到養豬場里去,然后從豬場的粗飼料加工組那兒,把我們需要的粗飼料拉回來。下午,你跟馬上就要來的喬其莎把當天產的雞蛋送到場部,然后去糧食倉庫把第二天的精飼料領回來。

聽明白了沒有?“”明白了。“我盯著她那只空空蕩蕩的衣袖,回答了她的問話。她發現了我的注意,冷冷地說:”在我這兒干活,只有兩條原則,一是不偷懶,二是不嘴饞。“

這一夜月光很好,在緊挨著雞舍的倉庫里,我躺在一堆破舊紙盒上,聽著母雞們的呻吟,久久難以入睡。隔壁便是那十幾位養雞女工的宿舍。她們打呼嚕的聲音透過薄薄的板壁傳過來。呼嚕中還夾雜著咋咋呼呼的夢囈。月光從窗玻璃上、從裂開的門縫里,冷淡地傾瀉進來,照著地上那些紙盒上的字樣:雞瘟疫苗、防潮避光、玻璃器皿、小心輕放、不得擠壓、請勿倒置。月光悄悄地移動著,我聽到從初夏的原野里,傳來了東方紅牌拖拉機的轟鳴,那是機耕隊的拖拉機手們正在日夜加班耕耘著處女地……昨天,母親抱著鳥兒韓和上官來弟遺下的孩子送我到村頭。她說:“金童,還是那句老話,越是苦,越要咬著牙活下去,馬洛亞牧師說,厚厚一本《圣經》,翻來覆去說的就是這個。你不要掛念我,娘是蛐蟮命,有土就能活。”我說:“娘,我要省下口糧,送回來給您吃。”娘說:“千萬別,你們只要能填飽肚子,娘自然就飽了。”在蛟龍河堤上,我說:“娘,棗花已經習上了那一行……”母親無奈地說:“金童,幾十年了,上官家的女孩子,哪一個聽過別人的勸說?”

……后半夜的時候,雞舍里群雞噪叫。我急忙爬起來,臉貼到窗玻璃上,看到破魚網下,雪白的雞群像浪潮一樣翻騰著。在流水般明澈的月光里,有一匹綠油油的大狐貍,正在雞群中跳躍著。它的身體在跳躍中像一匹連續不斷地舒展開的綠色綢緞。隔壁的女人們咋咋呼呼地喊叫起來。很快地她們便半掩著衣服跳到屋外。沖在最前邊的,是那獨臂的龍場長,她手里握著一支烏黑的“雞腿匣子”。狐貍叼著一只肥胖的大母雞,一躥一躥地沿著墻邊奔跑。母雞的腿劃著地面,龍場長對著狐貍開了一槍,一團火光從槍口中噴出。狐貍猛地站住,母雞落在地上。“打中了!”一個女工嚷叫著。但狐貍亮晶晶的眼睛對著女工們掃過來。

月光把它的狹長的臉照得清清楚楚,它的臉上出現了嘲諷的冷笑。女工們都被它的笑容震住了。龍場長舉著手槍的胳膊無力地下垂了。但是她掙扎著又放了一槍。子彈打在離狐貍很遠、離女工們卻很近的砂土地上。狐貍叼起雞,不慌不忙地從鐵筋焊成的柵欄門上鉆了出去。

女工們都呆呆地站著,目送狐貍。它像一股綠色的輕煙,消逝在那片廢舊兵器陳列場里。那里邊野草茂盛,磷火在月光下閃爍,正是狐貍的天國。

第二天上午,我感到眼皮沉重,拉著滿滿一車雞糞往養豬場那邊走去。剛剛拐到槍炮場旁邊的小路上,就聽到后邊有人叫停。回頭看,見那個女右派喬其莎,輕快地跑過來。她冷淡地說:“場長讓我幫你拉車。”我說:“你在后邊推吧,我在前邊拉。”小路狹窄,雙輪車的輪子經常地陷在路上松軟的泥土里。每逢這種情況,我便調轉身體,雙手緊握車把,后仰著身體,把沉重的車子拖上來。她也非常賣力地推著。每當車子掙扎上來,我轉過身去之前,她便望我一眼。她的黑得怪異的眼、長長的白鼻子、唇上的汗毛、線條優美的下巴和那種充滿暗示的神情,逼著我把她與昨天晚上那只偷雞的狐貍聯系在一起。我頭腦中有一塊黑暗的區域正在被她的眼神照亮。從雞場到豬場,有五里多路。中間要經過蔬菜專業隊的化糞池。霍老師挑著糞桶過來了。霍麗娜細弱的腰在沉重的糞桶的壓迫下,仿佛隨時都會折斷。在豬場,教過我音樂課的紀瓊枝紀老師,負責接受我們拉去的鮮雞糞,她把這些酸溜溜臭哄哄的東西摻到豬飼料里。

飼料加工組里有一個能用當時最先進的俯臥式跳過一米八十厘米橫竿的運動健將,自然也是右派。他對喬其莎表示著特別的關懷,對我也十分友好。這是一個樂天的右派,與那些愁眉苦臉的右派形成鮮明的對照。他脖子上圍著一條白毛巾、眼上罩著一副風鏡,在塵煙彌漫的粉碎機邊愉快地忙碌著。飼料加工組的小組長也是個寶貝。他名叫郭文豪,但卻一個字也不識。盡管他一字不識,但卻出口成章,他編的快板在蛟龍河農場廣為流傳。那天我們第一次去拉紅薯蔓粉碎的粗飼料時他就隨口念了一段:“說得是畜牧隊長馬瑞蓮,那顆腦袋不平凡,在配種站里搞實驗,讓羊和兔子結姻緣。氣惱了小喬配種員,對著她的肚子打一拳,馬配毛驢生騾子,羊配兔子不沾弦。如果說兔子和羊結了婚,公豬能娶馬瑞蓮。馬瑞蓮奶子一挺生了氣,找到李杜提意見。李杜場長胸懷寬,勸說老婆馬瑞蓮,算了吧算了吧,這些右派不簡單,小喬念過醫學院,于正省城做主編,馬鳴留學美利堅,章杰能編大辭典,就說右派王梅贊,那個頭號大笨蛋,還是個健將運動員……”

郭文豪說:“老右!”王梅贊便雙腿并攏,道:“老右在。”郭文豪說:“給小喬姑娘裝上飼料。”王梅贊道:“郭組長放心。”

王梅贊往我們車上裝飼料,在轟鳴的粉碎機聲中,郭文豪問我:“你是不是上官家的?”我說:“是,是上官家的那個雜種。”郭文豪說:“雜種出好漢。你們上官家可真夠邪乎的,沙月亮,司馬庫、鳥兒韓,孫不言,巴比特。了不得,了不得……”

我們拉著飼料回雞場時,喬其莎突然問我:“你叫什么名字?”

“上官金童,”我說,“你問這個干什么?”

“隨便問問,”她說,“干活時總要打招呼吧。你有幾個姐姐?”

“八個,不,七個。”

“那一個呢?”

“那一個叛變了,”我不高興地說,“你不要問了。”

那只公狐貍,每天夜里都來騷擾雞場,而且每隔一夜就大模大樣叼走一只母雞。它不叼雞的夜晚并不是它叼不走,而是它不想叼。這樣它的活動便有了兩種性質,叼雞的夜晚是為了食物,不叼雞的夜,則純屬騷擾。它把雞場的女人們搞得神思恍惚,夜夜不得安寧。龍場長對它發射了足有二十發子彈,但每次射擊都傷不著它一根毛。一個女工說:“這狐貍成了精了,會念避彈咒。”

“屁,”那個綽號“野騾子”的大個子姑娘激烈地反對道,“一個臊狐貍,能成什么精?”

“要是它沒成精,像龍場長這樣的當過武工隊神槍手的,怎么老是放空槍?”

那女工反駁著。

“我看龍場長是手下留情,那只狐貍,可是個公的!”“野騾子”淫猥地笑著,說,“每到夜深人靜時,也許就有一個綠油油的漂亮小伙子,鉆到龍場長的被窩里!”

龍場長站在攔雞網下,靜靜地聽著女工們的議論。她把玩著那把老舊的“雞腿匣子”,臉上顯出沉思冥想的表情。女工們放浪的笑聲把她從沉思中喚醒,她用槍筒戳戳頭上的淺灰色工作帽檐,大踏步沖進雞舍內,繞過一道道的產蛋籠,站在了正在伸手從鐵籠里往外撿雞蛋的“野騾子”面前。“你剛才說什么啦?”

她目光炯炯地逼視著“野騾子”。“沒說什么,我沒說什么。”“野騾子”握著一個紅皮大雞蛋,坦然地說。“我聽到你說了!”她用“雞腿匣子”敲著鐵籠,怒氣沖沖地說。“野騾子”挑釁地問:“你聽到我說什么啦?”龍場長臉紅得像雞蛋,她憤憤地說:“我決不會饒過你。”龍場長怒沖沖地走了。“野騾子”追著她的背影道:“心中無閑事,不怕鬼叫門!臊狐貍,別看她一本正經的樣子,浪著呢,那天晚上……哼,當我沒看見?”“‘騾子’,”一個老成的女工勸道,“少說兩句吧,一天六兩面,哪來這么多勁兒?”“六兩面,六兩面,我操他爹的六兩面!”“野騾子”從頭上拔下一個發卡,熟練地在雞蛋兩頭各鉆了一個小孔,然后張嘴嘬住雞蛋的小頭,一陣好吸,把雞蛋吸成了空殼。她把看起來完好無損的蛋殼放到雞蛋堆里,說,“你們誰要告狀就告去吧,反正,俺爹給我從東北找了一個婆家,下個月就走,那兒,土豆子堆得像山一樣。你,要去告狀嗎廠她對著窗戶外邊彎著腰清掃雞屎的上官金童說,”你一告就準,你這樣的香噴噴的童子雞,瘸胳膊最喜歡,她是老牛牙不好,專揀嫩草啃呢!“上官金童被”野騾子“罵得滿頭霧水,端著一锨雞屎問她:”你要吃雞屎嗎?“

下午,他們拉著四箱雞蛋走到雞場與蔬菜專業隊化糞池中間時,喬其莎說:“金童,停一下。”上官金童小心地停住腳,把車子放下,回頭看著她。她說:“你看到了沒有?她們都在偷喝生雞蛋,連龍場長也在偷喝。你看到‘野騾子’了吧,滿身都是勁兒,雞場的女人都營養過剩。”金童說:“可這雞蛋是過了磅的。”她說:“我們不能守著雞蛋活活餓死。我快要餓瘋了。”她拿起兩個雞蛋,鉆進了鐵絲網內,消失在一輛破坦克的背后。一會兒工夫,她拿著那兩個看起來完好如初的雞蛋走出來。她把這兩個雞蛋埋在蛋箱中央。上官金童憂慮地說:“喬其莎,你這是貓蓋屎,場部保管一過磅就顯了原形了。”她笑著說:“你把我看成笨蛋了!”她又拿起兩個雞蛋,對我招招手,說,“跟我來。”

上官金童跟隨著喬其莎鉆進了鐵絲網。高大的蒿草飛揚著白色的花粉,揮發出一種令人頭昏的悶香。她蹲在坦克旁邊,從坦克的履帶和鐵輪的間隙里,掏出了一個油紙包,包里是喬其莎的全套做案工具:一個小鉆子,一支粗大的注射器,一塊染成了跟蛋皮色相仿的膠布,還有一把小剪刀。她用鉆子在雞蛋頂端鉆出一個小小的洞眼,然后把注射器的針頭插進去,慢慢地把雞蛋的內容抽出來。

她拔下針頭,命令上官金童:“張嘴。”喬其莎把雞蛋的汁液射進了上官金童的咽喉。他稀里胡涂地便成了她的同案犯。然后,她從坦克下邊一只盛著清水的鋼盔里,抽了一管水,注射進蛋殼,又用剪刀剪下一點膠布,貼住了那個針眼。喬其莎動作麻利準確。上官金童問:“你在醫學院專門學過這一行?”“對,偷蛋專業!”

她微笑著說。

在場部過磅時,雞蛋的重量不但沒減,反而還漲出了一兩。

他們的偷蛋把戲持續了半個月,便被無情地戳穿了。那已是盛夏的季節,陰雨連綿,母雞進入換羽期,產蛋量銳減。他們拖著一箱半雞蛋,到達老地點,停車,鉆進濕漉漉的鐵絲網。成熟的野蒿結著一串串種籽,武器場上,飄蕩著如煙如霧的水汽。銹鐵散發著濃郁的血腥味。一只青蛙,蹲在坦克的傳導輪上。青蛙粘膩的翠綠皮膚讓上官金童心里生出一些不祥的感覺。喬其莎把雞蛋汁液注射進他的口腔時,他感到惡心,他捏著喉嚨說:“今天的蛋,又腥又冷。”她說:“用不了兩天,連這又腥又冷的也沒有了,我們的戲,到謝幕的時候了。”“是的,”金童說,“母雞到了換毛季節了。”“你是個傻男孩,”她說,“或者,你有什么預感,對于我。”“對你?”金童搖搖頭,說,“對你我會有什么預感呢?”

說:“算了,你們家已經夠熱鬧了,我就不添亂了吧。”上官金童問:“你的話總是云山霧罩,遮遮掩掩。”她說:“你為什么不問問我的身世?”上官金童說:“我又不娶你做老婆,為什么要問你的身世?”她愣了一下,笑道:“果然是上官家的兒子,出語便透著邪性!難道非要娶我,才可以問我的身世?”金童道:“是的,我想應該是的。我聽霍麗娜老師說,隨便問一個女人的身世,是極端不禮貌的;”“你說那個挑大糞的?”“她俄語好極了,”金童道。喬其莎冷笑道:“聽說你是她的高足?”金童道:“算是吧。”喬其莎炫耀般地用上官金童應接不暇的純正俄語說了一大段話。她用黑眼睛盯著他,問:“你聽懂了嗎?”上官金童道:“好像……您好像講了一個關于小女孩的很悲慘的童話……”喬其莎道:“霍麗娜的高足,也不過如此,三腳貓,布老虎,紙燈籠,花枕頭!”她拿著那四只水蛋,失望地往外走去。上官金童不服氣地說:“我跟她學了一年半不到,你對我要求太高了!”“我才懶得要求你呢!”她在蒿草中轉過身,草上的露水打濕了她的衣服,顯出了她那兩只被六十八只雞蛋營養得繁榮昌盛的乳房——與她的瘦骨伶仃的身體不相匹配的豐滿乳房——上官金童心里立即充滿了甜蜜而惆悵的感覺,與眼前這個美貌右派似曾相識的感覺像螞蟻一樣排著長長的隊伍爬進他的腦海,他不由自主地對著她伸出了手,但她靈巧地彎下腰,鉆到鐵絲網外邊去了。他聽到鐵絲網外傳來龍場長冷酷的笑聲。

龍場長拿著一個水蛋,翻天覆地地看著。上官金童雙腿打著哆嗦,看著她的手。喬其莎則傲慢地望著那些對著陰沉沉的天空做著無聲吶喊的山炮、野炮、高射炮的炮筒,牛毛細雨在她的蒼白的額頭上匯成透明的水珠,撲簌簌地滾到她的鼻翼溝里。上官金童從她的眼睛里,發現了上官家女人們所共有的那種面對困境時近乎冷漠的鎮靜。他基本上明白了眼前這個女人的來歷,也明白了在長達數月的交往中她反復盤問上官家情景的原因。

龍場長嘲諷著:“簡直是天才!不愧是高材生。”她猛地揮起那只孤單的長臂,將那顆水蛋不偏不斜地砸在喬其莎的額頭上。蛋殼破碎,喬其莎晃晃腦袋,滿臉都是污水。龍場長說:“走吧,到場部去吧,你們將會得到應有的懲罰。”喬其莎說:“這件事與上官金童無關,他不過是,在無奈的情況下,沒有及時揭露我罷了。就像我沒有及時揭露別的那些不但偷吃雞蛋、而且偷吃母雞的人。”

兩天后,喬其莎被扣掉半個月的糧票,發配到蔬菜組挑大糞,與霍麗娜為伍。

這兩個精通俄語的女人,常常無緣無故地,揮舞手中的糞勺,用俄語對罵。上官金童繼續留在雞場工作。雞場的母雞死亡過半,十幾個女工調到大田作業班。

昔日熱熱鬧鬧的雞場里,只剩下龍場長,帶著上官金童,看守著那幾百只羽毛脫盡,裸露出青色屁股的老雞。狐貍繼續來騷擾雞場,與狐貍斗爭,便成為龍場長和上官金童的主要任務。

在一個烏云不時吞沒月亮的夏夜里,那只公狐又來了。它大模大樣地叼著一只光腚母雞,沿著既定的路線鉆出柵欄門。龍場長照例放了兩槍,這簡直變成了歡送狐貍的禮炮。在醉人的硝煙味道中,他陪著她傻乎乎地站著。稻田里的清風蛙鳴陣陣襲來,月光從云縫中漏出來,像油一樣涂在他們身上。他聽到龍場長哼了一聲,側目過去便看到她的臉可怕地拉長了,她的牙齒閃爍著令人膽寒的白光。他甚至看到,有一條粗大的尾巴,正在把龍場長肥大的褲襠像氣球一樣撐起來。龍場長是條狐貍!他的腦袋可怕地清晰了。她是一條母狐貍,是那條公狐貍的同伙。這就是她永遠射不中那條狐貍的原因。“野騾子”所說的那個經常在朦朧月色下鉆進她的宿舍去的小伙子,就是公狐貍變的。他嗅著腥臊的狐貍氣味,看到她手提著還在冒煙的槍,對著自己逼過來。他扔掉木棒,嚎叫著跑回自己的木板房,并牢牢地用肩膀頂住板門。他聽到她進了隔壁的宿舍。那間女工宿舍里只有她一個人。月光一道,照在用舊箱板釘成的板壁上。她在隔壁,用尖利的爪子搔著木板,并且低低地嘟噥著。突然,她把板壁砸開了一個大洞。一絲不掛的龍場長鉆了過來。現在她是人的形象。那只齊根斷去的胳膊留下了一個可怕的、像扎緊的布袋口一樣的疤痕。她的雙乳,仿佛兩個鐵秤砣,堅硬地挺著。她傾斜著身子,撲到上官金童的面前,跪倒了,用那只胳膊,攬著他的腿,滿臉淚水,像一個可憐的老太婆一樣嘟噥著,“上官金童……上官金童……可憐可憐我……我是個不幸的女人……”

上官金童把雙腿掙扎出來,但她的強有力的手,抓住他的腰帶,并用力掙斷了它。她粗魯地剝下了他的褲子。他彎腰想提起褲子時,脖子卻又被她的胳膊勾住。她的雙腿也盤在了他身上。兩個人滾在一起,在滾動中,她將他的衣服一件件撕下來。后來她在他太陽穴上輕輕擊了一拳,上官金童就像一條大白魚,翻著白眼平躺在地上。龍場長用她的嘴巴咬遍了上官金童的每一寸皮膚,也沒能把他從恐懼中掙脫出來。她惱羞成怒,跑到隔壁拿來“雞腿匣子”,當著他的面,把槍夾在腿彎里,將兩粒黃澄澄的子彈壓進彈槽。然后,她用槍指著他的小腹;說:“兩條道路擺在你的面前。要么挺起來,要么讓我打掉它。”她的目光兇狠,透露出天不怕地也不怕的神情。那兩只生鐵鑄成的乳房,在她胸脯上暴跳如雷。

上官金童又一次看到她的臉拉長了,苕帚一樣的大尾巴從她的屁股上慢慢地長出來,長出來,猛然觸到了地面。他軟綿綿地癱在地上,冷汗把他的被子都溻透了。

在那些陰雨連綿的日子里,龍場長不分晝夜地、交替使用著軟硬兩種手段,試圖把上官金童變成男人,但直到她把自己煎熬到吐血為止,也沒能達到目的。

在開槍自殺前的幾分鐘里,她用胳膊抹掉下巴上的血,悲涼地說:“龍青萍啊龍青萍,你三十九歲了還是個處女,別人只知道你是個女英雄,不知道你是個女人,你這一輩子,算是白活了呀……”她劇烈地咳了幾聲,雙肩高聳起來,黑臉上泛了白,“哇”地一聲,噴出一口血。上官金童背靠在門上,嚇得魂飛魄散。兩行淚水從龍青萍的眼里流出來。她怨恨地望了他一眼,拖著光滑的膝蓋,膝行到地鋪前,抓起了那把“雞腿匣子”槍,把槍口抵在了太陽穴上。就在這最后的時刻,上官金童卻看到了一個女人的充滿誘惑的姿勢。她舉著單臂,露出毛茸茸的腋窩,腰肢纖細,爆炸開的明亮的屁股穩穩地坐在腳后跟上。一團金黃的火焰在他的面前獵獵作響著燃燒開來,冰一樣寒冷的下腹,頓時被熱血充盈了。這時,絕望到極點的龍青萍扣了扳機。——如果她在扣槍機前回眸一瞥,悲劇便會成為喜劇——上官金童看到她的鬢發里冒出一縷焦黃的煙霧,同時聽到一聲沉悶的槍響。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便歪倒在被子上。上官金童撲上前去,翻過她的身體,看到她的太陽穴上炸開一個烏黑的洞眼,不規則的邊緣上,沾著一些藍色的鋼鐵粉末,一股黑色的血從她的耳朵里流出來,沾濕了他的手。她的雙目圓睜,艾怨之情溢出眼眶。胸前的皮膚還在顫抖著,好像微風吹過池塘,平靜的水面上漾起了細小的波紋……

上官金童懷著深深的內疚,緊緊地抱著她,在她的身體還沒喪失感覺之前,滿足了她的愿望。他精疲力盡地離開她的身體后,她的雙眼進出幾顆火花,隨即熄滅了,眼皮也慢慢合攏。

上官金童面對著龍場長的尸體,感到腦袋里一片灰白。室外大雨傾盆,他看到灰白的刺眼的雨水,一層層地漫了進來,把她的身體和自己的身體逐漸地淹沒了。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