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豐乳肥臀  作者:莫言

五年之后一個冬天的上午,躺在東廂房炕上等待死亡的上官想弟突然爬了起來。因為舊病復發,她的鼻子爛成了一個黑洞洞的窟窿,兩只眼睛也瞎了。那滿頭的黑發幾乎脫落干凈,只剩下幾綹骯臟的鐵銹色的亂毛遮蓋著枯萎的腦門。

她摸索著走到柜子前,踩著方凳,從柜頂上取下那把共鳴箱被砸破的琵琶,然后,繼續摸索著,走到院子里。溫和的陽光照著這個渾身發霉的女人。她的瞎眼望著太陽,從那兩個窟窿里流出一些膠水一樣的液體。正在院子里為生產隊編織葦席的母親直起腰,愁苦地說:“想弟,我可憐的女兒,你怎么出來啦?”

想弟畏畏縮縮地坐在墻根,兩條生滿鱗片的腿伸開著,她裸露著肚皮,羞恥與她無關,寒冷也不能侵害她。母親跑進屋里,拿出一條毯子,蓋在了她的腿上。

“閨女啊……你這一輩子可真是……”母親拭著若有苦無的眼淚,又去編織葦席。

外邊傳來小學生的喊叫聲,他們喊著“向階級敵人發起進攻進攻再進攻,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的嘶啞口號,串遍大街小巷,并用彩色粉筆在家家戶戶的墻壁上繪著幼稚的圖畫,寫著別字成堆的激烈口號。

想弟哧哧地笑起來,她用沉悶的聲音說,娘,我和一萬個男人睡過覺,我攢了好多錢,都換成了金子、鉆石,夠你們吃一輩子了。她的手摸索進琵琶的半圓形的,早被公社干部砸破的空洞里,說,都在這里邊了。娘,你看,這顆大珍珠,是顆夜明珠,是日本商人送給我的,您把它,綴在帽子上,晚上走夜路,就不用打燈籠了……這是顆貓眼鉆,是用了十個戒指跟小紅寶換的……這對金鐲子,是為我破瓜的熊老太爺送的……她把那些記憶中的寶貝,一件一件往外摸著,一邊摸一邊說,都拿去吧,娘,不用愁,有這個咱還愁什么,這塊綠寶石,少說也能換一千斤白面,這條項鏈,最不濟也值頭騾子錢……娘……我進了火坑那天起,就發了誓,反正,賣一次也是賣,賣一萬次也是賣,只要姐妹們都過上好日子,我就豁上這身皮肉了……我走到哪里都抱著這把琵琶……這個脖脖鎖,是專為金童打的,讓他帶上,長命百歲……娘……這些寶貝,您可要藏好了,別讓賊偷去,別讓貧農團給斗爭了……這都是女兒的血汗……娘,你藏好了嗎?

母親老淚縱橫,不避污穢,抱住想弟,泣不成聲地說:“閨女啊,你把娘的心,揉碎了啊……千苦萬苦,最苦的還是我的想弟啊……”

上官金童在街上掃地時,被“紅衛兵”打破了腦袋。他臉上粘著血,站在梧桐樹下,聽著四姐的訴說,心里感到一陣陣抽痛。他家的大門上,被“紅衛兵”釘上了一串牌子,上面寫著:漢奸之家、還鄉團巢穴、妓女院等等字樣。現在,他聽著四姐的臨終訴說,竟產生了把那牌子上的“妓”字改成“孝”字或“烈”字的念頭。

因為四姐的病,他一直疏遠著她,這時他感到了深刻的內疚。他走到她的身邊,抓住她的一只冰涼的手,說:“四姐……謝謝你給我打的金脖鎖……我已經把它……戴上了……”

四姐的瞎眼里,煥發著欣喜的光彩,她說:“戴上了?你不嫌吧?別跟你媳婦說我……讓我摸摸……看合適不……”

在最后的時刻,成群的虱子突然紛紛爬離了她的身體,它們感覺到,這個人的血液已經凝固了,吸不動了。

她的臉上,顯出丑陋的微笑,她用越來越微弱的聲音說:“我的琵琶……讓我……彈個曲……給你們聽……”

她的手在破爛的琵琶上胡亂摸索一陣,便滑落下去,她的頭也隨著歪到肩膀上。

母親哭了幾聲,便擦著眼睛站起來,說:“閨女,你的罪,總算遭到頭了。”

埋葬了上官想弟之后兩天,我們剛剛感覺到一點輕松,蛟龍河農場的八個右派,輪著班,用一扇門板,把上官盼弟的尸首抬到了我家大門外。一個隨尸前來的、臂戴紅袖章的小頭目,敲著大門喊:“上官家的,出來接死尸!”

母親對那小頭目說:“她不是我的女兒!”

小頭目是機耕隊的一個小伙子,與上官金童相識,他遞過一張紙說:“這是你姐姐的遺書。我們發揚革命的人道主義精神,把她送了回來,你想象不到她有多么重,可把這些老右壓慘了。”

上官金童抱歉地對右派們點點頭。他抖開那張紙片,看到上邊寫著:我是上官盼弟,不是馬瑞蓮。我參加革命二十多年,到頭來落了個如此下場,我死之后,祈求革命群眾把我的尸體運回大欄鎮,交給我的母親上官魯氏。

金童走到門板前,彎下腰,揭開蒙在她臉上的白紙看了看。上官盼弟眼珠突出,半個舌頭吐到唇外。他慌忙蓋好白紙,撲通跪在小頭目和八個右派面前,說:“求求你們,把她抬到墓地去吧,我們家,找不到幫忙的人了。”

這時,母親大聲地嚎哭起來。

上官金童埋好五姐的尸體,拖著鐵鍬,剛走到胡同口,就被一群“紅衛兵”揪住了。他們把一個尖頂的、用紙殼糊成的圓錐形高帽子,套在了他的頭上。他晃了一下腦袋,紙帽子掉在地上。他看到紙帽子上寫著自己的名字,名字上用紅墨水打了一個叉號,墨汁淋漓,像黑紅交融的血。旁邊還寫著:殺人奸尸犯。“紅衛兵”用棍子在他屁股上抽了一下子,因為穿著棉褲,略有痛感,他夸張地嚎了一聲。“紅衛兵”們把紙帽子抬起來,勒令他像戲劇舞臺上的武大郎一樣矮下腿,把紙帽子套在他頭上。套上后,用力往下砸了砸。一個獅鼻虎眼的“紅衛兵”說:“扶住,再掉了,就打斷你的腿。”

上官金童雙手扶住高帽,搖搖晃晃往前走。他看到,在人民公社的大門口,已經站著一片戴紙帽的人。有浮腫得透明、肚子膨脹的司馬亭,有小學的那位校長,有中學的教導主任,還有五六個平日里耀武揚威的公社干部,當年被魯立人拉到土臺上下過跪的那些人也都戴著高帽站在那里。上官金童看到了母親。母親旁邊是小小的鸚鵡韓,鸚鵡韓旁邊是獨乳老金。母親的高帽上寫著:老母蝎子上官魯氏。鸚鵡沒帶高帽,獨乳老金戴著一頂高帽,脖子上還掛著一只破鞋。

“紅衛兵”敲鑼打鼓,押解著牛鬼蛇神們游街示眾。這天是春節前的最后一個集,街上人群如蟻,路兩邊蹲著一些人,守著草鞋、大白菜、紅薯葉等等允許交易的農副產品。百姓們全都穿著黑色的、被一個冬天的鼻涕、油灰污染得發了亮的棉襖,上了年紀的男人,多半攔腰扎著一根草繩。人們的裝束,跟十五年前趕“雪集”時幾乎沒有區別。趕過“雪集”的人,在連續三年的大饑荒中死亡過半,活著的也變成了老人。只有個別的人,還能憶起最后一個“雪公子”上官金童的風采。

當時的人們,誰也想不到“雪公子”竟成了“奸尸犯”。牛鬼蛇神們麻木地走著,“紅衛兵”的棍棒“嘭嘭”地打著他們的屁股,打得不甚重,象征性的。鑼鼓喧天,口號震耳,百姓們指指點點,大聲議論。在行進中,上官金童感到自己的右腳被踩了一下,他沒有在意。但又被踩了一下。他一側面,看到獨乳老金低著頭和揚起來的目光,一些散亂的發黃的頭發遮掩著她凍紅了的耳朵。他聽到她低聲說:“混蛋個‘雪公子’,多少活女人等著你呢,你竟然去弄一個死尸!”他佯裝聽不見,眼睛望著腳前的地面和人們的腳后跟。“游完了街去找我。”他聽到老金說。他心中紛亂如麻,對老金的不合時宜的撩撥感到深深的厭惡。

步履艱難的司馬亭被磚頭絆了一下,摔倒在地。紅衛兵用腳踢他的屁股,他毫無反應。一個小個子紅衛兵蹦到他的脊梁上,蹦了一個高。我們聽到了一聲類似氣球爆炸的沉悶聲響。一股稀薄的黃水,從他的嘴里涌出來。母親蹲下,扳過他的臉,問道:“他大伯,你這是怎么啦?”司馬亭微微睜開灰白的眼,看了一下母親,便永久地閉上了。紅衛兵把司馬亭的尸體拖到路邊的溝里。隊伍繼續前進。

上官金童看到一個熟悉的窈窕身影在密集的人群中晃動著。她穿著一件黑色燈芯絨上衣,圍著一條咖啡色頭巾,臉上蒙著一個白得發青的大口罩,只露著兩只睫毛亂忽閃的黑眼睛。沙棗花!他幾乎叫出聲來。自從大姐被槍斃后她就跑了,一晃七年過去,這其間他聽到過一個著名女賊的傳說,說她偷了西哈努克夫人的耳環,他認為傳說中的女賊就是沙棗花。幾年不見,單從身形看,她已是個成熟的大姑娘了。集市上,在黑色的百姓間,攙雜著一些戴口罩、圍頭巾的人,他們是首批下鄉的知識青年,沙棗花比那些知識青年更洋派。她站在供銷社飯店門口往這邊張望著。她迎著陽光。上官金童看到她的雙眼亮得像玻璃一樣。

她雙手斜插在燈心絨外套的口袋里。顯露出來的半截褲子是藍色燈心絨的。她的褲子是當時最時髦的“雞腿褲”,她往飯店旁邊的供銷社百貨門市部移動時被上官金童看到了褲子。飯店門口,沖出一個光著背的老人,他拐彎抹腳地逃到了牛鬼蛇神隊伍中。后邊有兩個外地口音的男子追上來。老人的身體凍得烏青,白色的粗布棉褲褲腰高到胸口。他在高帽子隊伍中躲閃著,一邊躲閃一邊把手中的燒餅塞到嘴里,噎得他翻白眼。兩個外地人抓住了他。他哇哇地哭著,把鼻涕和口水抹到手中那個燒餅上,他哭著說:“我餓!我餓呵!”兩個外地人看著那個掉在地上、沾著鼻涕和口水的燒餅,厭惡地皺起眉頭。其中一個,用兩個指頭捏起燒餅看了看。臉上是一副食之惡心、棄之可惜的神情。旁邊看熱鬧的人勸說:“青年人,別吃了,可憐可憐他吧!”那人將燒餅扔在老人面前,說:“老東西,真他媽的混賬,吃吧,噎死你個老狗!”他摸出皺皺巴巴的手絹,擦著手,與同伙走了。老人跑到墻邊蹲下,一點點啃著沾滿了自己鼻涕口水的燒餅,細嚼慢咽,享受著美食的味道。

沙棗花的身影在人群中繼續晃動著。一個穿著石油工人的扎著絎線的棉工作服、頭上戴一頂狗皮帽的男人格外顯眼地擠過來。他疤瘌著兩只眼,嘴巴上很派地叼著一支煙卷,像螃蟹一樣在人群中橫行著。人們都用羨慕的眼光看著他。

他愈發得意,疤瘌眼里大放光彩。上官金童認出了他。心里感嘆,人是衣裳馬是鞍,一套棉工作服,一頂狗皮帽子,就讓這個村里著名的二流子房石仙變了模樣。

很少有人見過這種藍粗布做面的棉工作服,那么厚,棉花在絎線間膨脹著,處處顯出暖和來。一個黑猴一樣的半大男孩,棉褲襠破了,破爛的棉絮像老綿羊的臟尾巴一樣在腚溝里拖拉著,披著一件掉光了扣子的破小襖,袒露著棕色的肚子,頭發糾纏成烏蓬蓬的一團,他跟在房石仙的背后,轉彎抹角地跟著。人們擁擁擠擠,推推搡搡,用這種方式取暖。那個半大男孩跳了一個高,從后邊,把房石仙頭上的狗皮帽子摘掉了。他把帽子扣在頭上,在人縫里鉆著,像一條油滑的狗。人群更擁擠,咋咋呼呼地喊著。房石仙摸著頭,傻了半晌,才大叫一聲,去追趕那男孩。那男孩跑得并不快,似乎有意識地等著他。他罵著往前撲,不看路,只盯著狗皮帽子上那些閃爍的狗毛。他撞到人身上,被人推回來。他被人們推來搡去,歪歪斜斜,暈頭轉向。大家都看著這出戲,連那些“紅衛兵”小將們也忘了階級斗爭,把戴高帽的牛鬼蛇神扔在一邊不管了,擁擠著到前邊去看熱鬧。男孩跑到人民公社軋鋼廠大門口,那里蹲著一些賣炒花生的女孩,賣炒花生是違法行為,她們都保持著警惕,隨時準備逃跑。軋鋼廠大門口,有一個大池塘,雖是寒冬臘月,池塘里卻冒著熱氣,軋鋼廠的暗紅色的廢水,一股股注入池塘。男孩把狗皮帽子摘下來,扔到池塘中央。百姓們吃了一驚,接著便幸災樂禍地叫好。狗皮帽子在池塘中央漂著,短時間不會下沉。房石仙跑到池塘邊,罵著:“小狗崽子,抓到你就剝你的皮!”但那小狗崽子早就鉆沒了影。房石仙望著華麗的狗皮帽子,疤瘌眼子三眨兩眨地,早將兩行淚擠了出來。他圍著池溏轉圈。有人勸他:“青年,回家找桿子吧,找桿子挑上來。”有人說:“等找回桿子來,十頂狗皮帽子也沉下去了。”那頂帽子,已經開始下沉。有人說:“脫衣服下去撈吧,誰撈上來歸誰呀!”房石仙一聽急了,急忙脫下簇新的石油工人工作服,只剩下一條褲頭沒脫。他試試探探地往池塘中走去,水很深,淹到他的肩膀。他終于將狗皮帽子撈上來。然而,當人們的目光集中到池塘里時,上官金童看到,那個男孩子,像電一樣閃出來,抱起那套棉工作服,跑進了一條小巷。小巷里,有一條修長的影子閃了一下便消逝了。等房石仙托著水淋淋的狗皮帽子爬上岸時,迎接他的,只有兩只破鞋,還有兩只爛襪子。房石仙轉著圈叫著:“我的棉衣、我的棉衣呢?”喊叫立刻就轉變為痛哭,當房石仙確信棉衣已被人偷走、扔狗皮帽子是個陰謀、自己中了毛賊的奸計時,他便大叫了一聲:“天哪,我不活了呀!”房石仙抱著狗皮帽子,縱身跳進了池塘。百姓們齊喊救人,但沒人肯脫衣下去。寒風刺骨,滴水成冰,盡管池塘里的水是熱的,但下去容易上來難。房石仙在池塘里掙扎著。百姓們贊嘆著小偷的計謀:高明,高明!

母親忘了自己正在游街示眾了吧?這個生養過一群女兒、有過一群著名女婿的老太婆,竟然拋掉頭上的高帽子,顛著兩只小腳,往池塘邊跑去。她憤怒地譴責著圍觀者:“你們,怎么能見死不救呢?”母親從賣竹苕帚的攤子上扯過一把苕帚,走到滑溜溜的池塘邊,喊著:“房家大侄子,房家大侄子,你這是犯什么傻呢?快點,抓住苕帚,我把你拖上來。”

水中的滋味可能很不好受,房石仙不想死了,他拽著苕帚苗兒,像個褪毛的雞,抖抖索索地爬上來。他的嘴唇青紫,眼珠子也不太會轉了,嘴也說不出話來了。母親脫下自己的大棉襖,披到房石仙身上。他披著母親的偏襟大棉襖樣子滑稽,讓人哭也哭不出,笑也笑不出。母親說:“大侄子,穿上鞋,往家跑,快跑,跑出汗來才行,要不你就死定了。”但是他的手指凍僵,穿不上鞋了。幾個被母親感染了的百姓,七手八腳把襪子鞋子套在房石仙腳上,然后架起他來就跑。他的腿像棍子一樣不會彎曲,拖拖拉拉的。

母親只穿著一件白布單褂,冷得抱起膀子來。她目送著被人們拖走的房石仙。群眾中許多欽佩的目光望著她。上官金童對母親的行為不以為然。他想起,就是這個房石仙,去年擔任村里看守莊稼的警衛,每天下工時,站在村頭,搜查社員們的筐籃和身體。母親在放工回家的路上,撿了一個紅薯,放在草筐里,被房石仙搜出來。他說母親偷紅薯,母親不服,這混蛋,竟扇了母親兩個耳光,連鼻子都打破了,血滴在胸襟上,就是這件白布褂子的胸襟上。這樣一個游手好閑、倚仗著貧農出身橫行村里的人,淹死了又有什么不好呢?他甚至有點恨母親。在公社屠宰組門口,他看到沙棗花站在一塊紅漆黃字的語錄牌前。他認為,房石仙的倒霉一定與沙棗花有關,那個小男孩,就是她帶的徒弟。她能從戒備森嚴的黃海飯店總統套房里偷走莫尼卡公主的鉆戒,當然不是為了那套棉工作服。

她是在顯示手段,懲罰打過她姥姥的惡人。上官金童改變了對沙棗花的看法。

他曾經認為,當竊賊是不光彩的,無論在什么朝代里都是不光彩的,現在他想:沙棗花是對的,偷雞摸狗的小毛賊當然不光彩,但像沙棗花一樣當一個江洋大盜卻值得贊許。他有些欣慰地想到,上官家的又一桿獵獵做響的大旗,豎起來了。

“紅衛兵”的小頭目對母親的行為很不滿,他舉起一件當時相當罕見的適應了革命形勢、滿足了革命需要的手提式干電池擴音喇叭,摹仿著幾十年前在高密東北鄉搞過土改試點的那個大人物的似乎是病懨懨的腔調,抖抖顫顫地、起起伏伏地喊著:“革命的——同志們——紅衛兵——戰友們——貧農下中農們——不要被老牌歷史反革命分子——上官魯氏——的假慈悲蒙蔽啊——她企圖轉移斗爭大方向——”

這個“紅衛兵”小頭目名叫郭平恩,其實他是飽受了性格怪僻的父親郭京城虐待的不幸兒。郭京城把他的老婆打斷了腿,還不許她哭一聲。人們從他家門前走過,常常聽到他家院子里傳出棍棒打在皮肉上的噗哧聲,還有女人的低聲抽泣。曾有個名叫李萬年的大好人,試圖進去勸架,但他剛剛敲響他家的大門,就有一塊石頭從院子里擲出來,把李萬年的身后砸了一個大坑。這個郭平恩,從他爹那兒繼承了兇狠和陰毒,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已經把朱文老師的腎臟踢壞了。

他喊了一陣話,把電喇叭背起來,然后走到上官魯氏身邊,對準她的膝蓋踢了一腳,說:“跪下!”上官魯氏便痛苦地嚎叫著跪下了。然后他又揪著上官魯氏的耳朵,說:“站起來!”上官魯氏剛剛站起來,他又把她一腳踢倒,并把一只腳踩在她的脊背上。他的一系列打人活動,是在用動作解釋著‘把階級敵人打翻在地,然后再踏上一只腳’的流行口號。

上官金童看到母親挨打,心中怒火升騰。他用力把雙拳攥緊,向郭平恩沖去。他剛舉起拳頭,就碰上了郭平恩的陰毒的目光。這個年紀其實很輕的大男孩的嘴角上,有兩道深深的皺紋直垂到下巴,使他的嘴臉頗似古老的爬行動物。

上官金童緊攥著的拳頭不知不覺地松弛了,他心里打著寒顫,想努力地質問一句,但郭平恩的手一舉起,到了嘴邊的質問就變成了陣哀嚎:“娘啊……”上官金童跪在母親面前。母親把很沉的頭抬起來,惱怒地看著兒子,說:“沒出息的東西,給我站起來!”

上官金童站了起來。郭平恩指揮著“紅衛兵”棍棒隊和鑼鼓隊,押解著牛鬼蛇神,在集市上重又開始游行。郭平恩試圖用電喇叭鼓動老百姓跟他一起喊口號。他那怪腔調經過電喇叭的放大變得像劇毒農藥一樣,幾乎要把滿集的人藥死。百姓們皺著眉頭忍受著,根本沒人響應他。

上官金童幻想著:在一個輝煌的日子里,他手持著傳說中的龍泉寶劍,把郭平恩、張平團、方耗子、劉狗子、巫云雨、魏羊角、郭秋生……統統地押到那個高高的土臺子上,讓他們一排排地跪下,然后,他手提著閃爍著藍色光芒的寶劍,用劍尖抵著……一定是先抵住了巫云雨的咽喉。那個禿瘡頭,眼里流著淚,結結巴巴地求饒:上官金童……不,不,上官公子,饒命吧,小人家中,還有八十的老母需要撫養……一身白衣、風度瀟灑的上官公子、名滿天下的劍俠,把劍尖一轉,鏇掉了巫云雨一只耳朵,那只耳朵隨即被一條狗吃掉,那條狗隨即又把他的、被狗牙嚼咬得爛糊糊的耳朵吣出來。上官公子說:滾吧,狗都不吃的東西,你這只癩哈蟆,滾吧!……巫云雨滾到臺下去了,下邊,輪到魏羊角這個比豺狼還兇狠、比狐貍還狡猾、比兔子還怯懦的壞中壞了。這個能軟能硬的家伙,這個硬起來賽過金剛鉆、軟起來好像一攤屎的家伙,跪在上官公子腳下,磕頭好似雞啄米,小眼眨巴著,好像數銅錢。上官爺爺,上官親爹……住嘴,做我的孫子,你不配;做我的兒子,你更不配。上官公子是虎狼之軀,怎么可能造出你這種鼻涕蟲?用冰一樣的劍尖,抵著他的塌鼻梁。還記得否?想當年,你是怎樣對待我的嗎?上官公子啊,上官大俠,您老人家大人不記小人的過,宰相肚子里跑輪船,不是一般的輪船,是萬噸巨輪,乘長風,破巨流,直駛太平洋,您的胸懷,比太平洋還寬廣。如此巧嘴滑舌,實在可惡至極。鏇下這個賊的舌頭,以免他臟話連篇,造謠生事。魏羊角雙手捂住嘴巴,嚇得臉都藍了。上官公子,抖抖手腕,龍泉輕吟,猶如月夜簫鳴,竹影橫斜,剎那間魏羊角雙手齊著腕子斷了。劍到處了無障礙,好像切割著空氣。他精巧地鏇掉了魏羊角的舌頭,使他的嘴成了一個冒血的黑洞。下一個,輪到這混賬的小子郭平恩了。上官公子一時想不出該鏇掉他的哪一部分器官,索性,斬了他吧。高高地舉起龍泉寶劍,上官公子說,為了我的母親——消滅敗類。手起劍落,郭平恩的腦袋從后項窩那兒,傾斜著被斬斷了。那顆頭滾到深深的壕溝里,一群又黑又瘦的魚兒撲上來,搖擺著尾巴,啄著他臉上的肉。報仇雪恨后,他的眼里沁著淚,插劍人鞘,雙拳抱在胸前,對著臺下的觀眾施禮。群眾歡呼,一個扎著紅綢蝴蝶結的小女孩,抱著一束白色的鮮花跑上臺來,獻給上官公子。上官公子忽然覺得這女孩有些面熟,細一看,認出了,原來是那個在蛟龍河農場廢舊武器場上玩耍過的女孩。她騎在生銹的炮筒上,好像騎著一匹駿馬。

他抱起了小女孩,忽然又想到,應該去食堂把那個作惡多端的淫棍張麻子懲治一下,他想好了,一定要把這淫棍褲襠里那一套東西鏇掉,讓他無法再逞強……一轉眼他就把張麻子擒住了。王八的蛋,跪下!上官公子蠻武地說,知道為什么找你嗎?張麻子說,上官大俠,小人不知道……上官大俠用劍尖指指他的褲襠,說:我是替婦女們報仇來了。張麻子捂住了,像鳥兒韓習慣做的那樣。上官大俠一劍便挑開了他的褲子,剛要開鏇,竟看到上官求弟從柳樹后轉出來,護著張麻子,神色嚴厲地說:金童,你想干什么?上官金童說:七姐,閃開,讓我把這條公豬閹了,把他變成中國最后一個太監,替你們報仇!上官求弟珠?目滾滾地說:好兄弟,你根本不懂女人的心……

“回去!”一個“紅衛兵”小將對著上官金童的肚子捅了一拳,罵道,“混蛋,你想逃跑?!”

上官金童被自己幻想的情景感動得熱淚盈眶。挨了一拳之后,幻景消失,愈覺得現實嚴酷無情,前途一片迷茫。此時,這支以郭平恩為首的“紅衛兵”與巫云雨率領的“金猴造反兵團”發生了沖突。巫云雨與郭平恩,先是口角,吵了一陣,兩人都感到仇恨難消,便動手打了起來,這一打,就打出了武斗事件。

先是巫云雨踢了郭平恩一腳,郭平恩回了他一拳。然后兩個人便滾在一起。

郭平恩撕下了巫云雨視為命根的帽子,把他的禿瘡頭抓得像個爛土豆,巫云雨拇指伸進郭平恩的嘴角,使出吃奶的勁兒往外撕,把他的嘴角撕開了一個口子。兩股“紅衛兵”一見頭兒動了手,便打起了群架。一時間棍棒齊下,磚瓦橫飛,“紅衛兵”們頭破血流,都表現出了寧死不屈的精神。巫云雨的手下干將魏羊角用一桿鐵頭紅纓槍,連捅了兩個人,把腸子都戳破了,流出了一些血和糊狀物。郭平恩和巫云雨退居二線,指揮戰斗。這時,上官金童看到那個酷似沙棗花的蒙臉女青年從郭平恩身邊一閃而過,她的一只手似乎在郭平恩的臉上摸了一下。幾分種后,郭平恩鬼哭狼嚎起來,原來他的腮幫子,被利器豁出了一個大口子。他的腮上,好像又開了一個嘴。紅血從白肉中滲出,樣子很是嚇人。郭平恩啥也顧不上了,捂著腮幫子便向公社衛生院跑去。百姓們看到要出人命,都怕沾了血,收拾起攤子,沿著小巷子,悄悄地溜了。

這場戰斗,巫云雨的“金猴造反兵團”大獲全勝。他收編了郭平恩的“風雷激”戰斗隊,并把牛鬼蛇神當成戰利品全部繳獲。郭平恩那個電喇叭,斜挎在巫云雨肩膀上。那兩個被魏羊角在混亂中捅出腸子的“風雷激”隊員,一個還沒抬到衛生院就斷了氣,別一個輸了兩千CC血才救活。血是從牛鬼蛇神們血管里抽出來的。傷愈出院后,所有的“紅衛兵”組織都拒絕接受他,因為他的貧農血統已經發生了變化。兩千cc血,有地主的、有富農的、有歷史反革命的,階級敵人的血在他的血管里流淌。按照巫云雨的說法,汪金枝已是個五毒俱全的階級異己分子,就像嫁接的水果一樣。這個倒霉蛋名叫汪金枝,曾任“風雷激”戰斗隊的宣傳部隊。他遭到冷遇后,不甘寂寞,自己成立了一個“獨角獸”戰斗隊,并且照樣刻了公章,照樣制作了隊旗和袖標,還在人民公社的廣播站爭取到五分鐘的時間,開辟了一個“獨角獸”欄目,所有的稿子都由他一人采寫,稿子的內容五花八門,從“獨角獸”的戰斗動態到大欄鎮的歷史掌故、花邊新聞、桃色事件、軼聞趣事等等。每天早、午、晚,共廣播三次,一到廣播時間,各派群眾組織的播音員便坐在廣播站的長條椅上,排隊等候。汪金枝的“獨角獸”欄目放在最后墊底,“獨角獸”播送完畢,便放《國際歌》,唱完“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一次廣播就算結束了。

在沒有戲曲、沒有音樂的年代里,五分鐘的“獨角獸”節目,成為高密東北鄉老百姓的一大樂趣。人們在豬圈旁、在飯桌上、在炕頭上,豎直了耳朵等待著。

有一天晚上,“獨角獸”說:貧下中農們,革命的戰友們,據權威人士透露,豁了原“風雷激”戰斗隊隊長郭平恩腮幫子的,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女賊沙棗花。沙賊是曾在高密東北鄉橫行多年的漢奸頭子沙月亮與后來謀殺了一等功臣、被人民政權處決了的罪犯上官來弟的女兒。沙賊少年時在東南嶗山遇到—個異人,習了一身好武藝,她能飛檐走壁、含沙射影,掏包割口袋的技巧更是爐火純青、出神人化。據權威人士透露,沙賊潛回高密東北鄉已有三個月之久,她在各村各鎮,都設有秘密聯絡點,并用威逼利誘等手段,網羅了一批小爪牙,替其通風報信,刺控情報。那天在大欄鎮集市上摘掉貧農房石仙狗皮帽子的男孩,就是沙賊的幫兇。沙賊一向在大城市流竄做案,罪行累累。她的綽號很多,叫得最響的綽號是“沙燕子”。沙賊此次潛回高密東北鄉,意在為她死去的爹娘復仇,豁了郭平恩的腮幫子,是她進行階級報復的第一步,更加殘酷的、更加駭人聽聞的慘案還會不間斷地發生。據傳,沙賊做案的工具是一枚放在鐵軌上讓火車的鋼鐵巨輪軋過的銅錢。此銅錢比紙還薄,鋒利無比,吹毛寸斷,割人皮肉,十分鐘后才出血,二十分鐘后才覺痛。沙賊的利器夾在指縫里,輕輕一摸,便能切斷大動脈,致人非命。沙賊手上功夫非同一般。她跟著師傅練功學藝時,將十枚硬幣扔在滾開的油鍋里,她伸手至滾油中,將硬幣一一撈出,手上皮膚絲毫不被燙傷,其手法之快、技巧之精,于此可略見一斑。革命的戰友們,貧下中農們,拿槍的敵人被消滅之后,拿銅錢的敵人依然存在,他們必以十倍的狡猾、百倍的瘋狂和我們斗爭——過點了,過點了,高密東北鄉的高音喇叭里突然傳出了這樣的話語——馬上就完,馬上就完——不行不行,“獨角獸”不能侵占《國際歌》的時間——晚些結束不就行了?——但《國際歌》的旋律,猛然從喇叭里涌了出來。

第二天早晨,高音喇叭里播放了“金猴造反兵團”的長篇文章,對“獨角獸”制造的沙棗花神話逐字逐句的進行了批駁,并把一條條的罪狀堆在“獨角獸”的頭上。各派群眾組織也通過廣播發表聯合聲明,決定剝奪“獨角獸”的廣播時間,并勒令“獨角獸”領導人在四十八小時內解散組織,銷毀圖章和一切宣傳品。

盡管“金猴造反兵團”否認超級女賊沙棗花的存在,但依然把許多暗探、暗哨布置在上官家周圍。一直到第二年春暖花開的清明季節里,縣公安局的警車把上官金童逮走時,那些偽裝成鋦鍋的、磨菜刀的、縫破鞋的暗探和暗哨才被已榮升為大欄鎮革命委員會主任的巫云雨下令撤銷。

蛟龍河農場在清理階級隊伍時,發現了喬其莎一本日記。喬其莎的日記里詳細記載了上官金童與龍青萍的風流事,于是,縣公安局便以殺人的嫌疑犯、確鑿的奸尸犯的罪名,逮捕了上官金童,并在未經審訊的情況下,判處了他十五年徒刑,押赴黃河人海處的勞改農場服刑。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