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豐乳肥臀  作者:莫言

魯璇兒五歲的時候,她的大姑姑便拿出了竹片子、小木棰、白布裹腳等等專用器材,對她說:“璇兒,你已經五歲了,該裹腳了!”

璇兒好奇地問:“姑姑,為什么要裹腳呢?”

姑姑嚴肅地回答:“女人不裹腳嫁不出去。”

璇兒問:“為什么要嫁出去呢?”

姑姑答:“不嫁出去,難道還要我養活你一輩子?”

姑夫于大巴掌,一個溫柔的賭徒,在外邊是鋼筋鐵骨的男子漢,回家卻像低眉順眼的貓。他正在灶前,燎烤著下酒的小柳葉魚。他那兩只大手,顯得那么笨拙,但實際上卻非常靈活。小柳葉魚兒在火上滋滋地冒著油兒,甜絲絲的香味鉆進了璇兒的鼻子。她對這個大姑夫充滿好感,因為一旦姑姑外出操勞時,懶惰的姑夫便在家中偷食,或是用鐵勺子炒雞蛋,或是用火燒臘肉。姑夫偷食,總要分一點給璇兒,條件是:別告訴你姑姑。

于大巴掌用指甲蓋利索地耕掉了柳葉魚兒兩面的鱗片,然后用掐下一絲魚肉,抿在舌尖上,滋滋地咂了一口酒。他說:“你姑姑說得對,女人不裹腳,就是大腳臭婆娘,沒人要。”

姑姑道:“聽到沒有?你姑夫也這么說。”

于大巴掌問:“璇兒,我為什么要你大姑姑做老婆?”

璇兒答:“大姑姑人好唄!”

于大巴掌說:“不,你大姑姑腳小。”

璇兒望著大姑姑窄窄的尖腳,又看看自己的天足,問:“我的腳,也能裹成這樣?”

大姑姑說:“那就看你聽話不聽話了,如果聽話,能裹得更小。”

母親每每對我們提起裹腳的歷史時,既像血淚的控訴,又像對自己光榮歷史的炫耀。

母親說,她大姑姑那剛毅的性格、利索的活兒,全高密東北鄉都有名。誰都知道,于大巴掌是靠女人當家。大姑夫除了賭錢、玩槍、打鳥之外,啥也不干,家里良田五十畝,養著兩頭騾子,家務活兒,地里的活兒,請人雇工,都是大姑姑一手包攬。她身高不足一米五,體重不超過四十公斤,這么小的身體,竟能發揮出那么大的能量,的確是個奇跡。這樣的姑姑,發誓要把自己的侄女培養成最模范的淑女,裹腳自然一絲不茍。她用竹片把母親的腳夾起來,夾得母親像殺豬一樣嚎叫,然后用灑了明礬的裹腳布千層萬層一層緊似一層地纏起來,纏緊了再用小木棰均勻地敲一遍。母親說,痛得喲,用腦袋撞墻。

母親哀求著:“姑姑,姑姑,松一點吧……”

大姑姑猛瞪眼,說:“緊是愛你,松是害你,等你裹成一雙小金蓮時,你就會來感激我了。”

母親哭著說:“姑姑,我不出嫁行不行?我侍候您和大姑夫一輩子。”

大姑夫心軟,在一旁插言:“稍稍松一點,稍稍松一點……”

大姑姑抓起一把笤帚對著大姑夫投過去。“滾,懶狗!”

大姑夫順手抄起炕席上的一吊銅錢,跑掉了。

大姑夫賭博成癮,每逢集市,半個集的人都能聽到他吆三喝四的聲音。他的手上沾滿了銅銹,雙手碧綠。賭贏了他喝酒,賭輸了更要喝酒。喝醉了就在街上找茬打架。他曾經一拳打掉“鐵掃帚”兩顆門牙。“鐵掃帚”何許人也?高密東北鄉最有名的土匪。“鐵掃帚‘’吐掉門牙,笑著說:”好勁頭,入伙吧?“于大巴掌說:”你跟俺老婆商量去吧。“

大欄集上的人經常看到這樣滑稽的情景:身體瘦小的小腳女人于魯氏,揪著她的大個子丈夫的耳朵,雄赳赳地往家走。于大巴掌歪著頭,唧唧哇哇地叫喚著,甩動著兩只像小蒲扇一樣的大巴掌。人們看到這情景,心中感慨萬分:一個連“鐵掃帚”的門牙都敢打落的莽漢,竟然被一個小腳女人管理得服服帖貼。

轉眼到了民國,璇兒十六歲了,她的小腳終于裹成了。

“要想看小腳,順著灣崖找。”母親的大姑姑家,座落在蓮花灣畔。半文不武的大姑夫,在自家大門口上掛了一塊牌子,牌上寫著:蓮香齋。他也將璇兒的小腳引為自豪,并把這個非但小腳出眾而且相貌超群的內侄女,視為待價而沽的奇珍異寶。“我家璇兒,非嫁個狀元不可的廣大姑父說。人們說:”大巴掌,滿清亡了國,沒有狀元了。“大姑夫就說:”那就嫁個督軍。嫁不了督軍,也要嫁個縣長。“

1917年夏天,高密新任縣長牛騰霄,下車伊始,抓了四件大事:一禁煙,二禁賭,三剿匪,四放足。禁煙斷財源,明禁暗不禁。禁賭禁不住,隨他娘的去。剿匪剿不了,索性拉了倒。只剩下這放足,沒有什么關礙。牛縣長親自下鄉宣傳,造成了很大聲勢。

那是個七月里難得的晴天,一輛敞篷汽車開到了大欄鎮。縣長隨從叫來鎮長,鎮長叫來閭長,閭長呼喚鄰長,鄰長傳喻百姓。都到打谷場上去開大會,男女老幼,都要到場,不去者罰糧一斗。

在人們尚未到齊時,牛縣長抬頭看到大姑姑家門上的木牌,道:“想不到農家也有情趣。”鎮長討好道:“縣長,這家里有一對好金蓮。”牛縣長道:“嗜痂成癖國人病,蓮香原是臭腳丫!”

人們陸續到齊,集中在打谷場上,聽牛縣長訓話。母親說,牛縣長穿一身黑色中山裝,頭戴一頂咖啡色禮帽,嘴上留著黑黑的髯口胡,鼻梁上架著金絲眼鏡,衣兜外當浪著懷表鏈子,手里拄著文明棍。說起話來嗓音沙沙的,像公鴨子一樣。他口才真好啊,嘴角上吐著小泡沫,滔滔不絕,也不知道他說的什么。

母親拽著她大姑姑的衣角,心里很怯。自從裹成小腳后,她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除了結網,就是繡花。平生第一次見到這么多人,羞怯得頭都抬不起來。

她感到,所有的人都在盯著自己的小腳。母親說那天她穿著一件蔥綠色緞子夾襖,袖口和下擺,都用絲線緝著萬字不到頭的花邊。黑油油的大辮子長到腿彎。

下穿一條掃腿水紅褲子,褲腳上也緝著花邊。足蹬一雙高跟、木底紅緞子繡花鞋,在褲腳里時隱時現,走起路來“格咚格咚”響。站著不穩,必須扶著她的大姑姑。

縣長訓話時點名批評“蓮香齋”。他說:“這是封建余毒,病態人生。”人們都找著母親的腳看,把母親看得抬不起頭來。然后,縣長親自宣讀了《放足示文》,文曰:照得女人放足,業經三令五申。

政府屢頒命令,大憲又有明文。

克期三月放盡,法律何其認真。

訪聞城鄉民眾,以及頑固劣紳。

猶復徘徊觀望,視為無足重輕。

茲再申明禁令,解放且勿因循。

年齡五十為限,以下定要凜遵。

六月三十截止,陸續派員梭巡。

每月清查一次,違者定議罰金。

初次罰錢二百,以后按月加增。

婦人罪及夫主,女人罪及父兄。

此次重頒告示,愚民恐誤傳聞。

庵壇寺觀張貼,更督講演詳明。

閭鄰按戶宣示,三日傳鑼一巡。

務期人人解放,變為強壯國民。

倘敢似前藐視,處罰決不容情。

縣長念完告示,便吩咐他帶來的六名年輕女子進行天足表演。她們嘰嘰喳喳地從敞篷汽車上跳下來。果然是腿輕腳快,身腰矯健。縣長的隨從大喊道:“父老鄉親們,兄弟姐妹們,睜開眼睛看看吧!”大家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六個女子。她們留著齊額短發,上身穿著天藍色大翻領袖衫,下身穿著白色短裙,裸露著光滑的小腿,腳穿白色短襪、白色回力牌膠鞋。

是一股清新的空氣,一股涼爽的風,吹進了高密東北鄉人的胸懷。

女子們排成一隊,對著眾人鞠了一躬,然后都橫眉立目地說:我們是天足,我們是天足,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她們在地上蹦跳著,并高高地抬起腳,向人們炫耀著長長的腳板——能跑能跳行動自如,不受那小腳殘廢苦——她們跳著跑著——封建主義戕害婦女視我們如玩物,我們放足,放足,撕毀裹腳布婦女解放得幸福。

天足姑娘們蹦蹦跳跳地下了場。一個骨科醫生搬上來一個巨大的小腳模型,生動地向人們講解著小腳在哪些地方斷了骨頭,哪些地方又導致骨頭變形。

最后,牛縣長異想天開,命令高密東北鄉第一金蓮上場現身說法,讓人們形象化地認識到小腳之丑惡。

母親嚇壞了,縮在她姑姑背后。鎮長說:“這是縣長的命令,誰敢違抗?”母親摟著她姑姑的腰說:“姑姑,姑姑救救我,我不上去……”

姑姑說:“璇兒,上去,讓他們看看。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我就不信我親手包出來的小金蓮比不過那六個野驢蹄子。”

大姑姑把璇兒扶持到前邊,便閃開了身。璇兒一步三搖,猶如弱柳扶風。在古舊的高密東北鄉男人的心目中,這才是真正的美女。他們都直了眼,恨不得用眼睫毛掀開璇兒的褲腳,得便窺見金蓮全貌。縣長的眼睛像飛蛾一樣鉆進璇兒的褲腳里,他張著口,呆了一會兒,高聲說:“看看吧,這么好的姑娘,硬給裹成了一個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怪物。”

大姑姑生死不怕地頂了縣長一句:“千金小姐就是養著耍的,干粗活有丫鬟呢!”

縣長望著大姑姑炯炯的目光,道:“你是這姑娘的母親吧?”

大姑姑道:“是又怎么樣?”

縣長道:“她的小腳是你的杰作了?”

大姑姑道:“是又怎么樣?”

縣長道:“把這個刁蠻潑婦給我捉起來,她女兒不放足一天就羈押她一天。”

“我看你們誰敢!”好像平地起了一個雷,于大巴掌怒吼一聲,雙手攥拳,從人堆里蹦出來,護住了于魯氏。

縣長問:“你是什么人?”

于大巴掌蠻橫地說:“我是你爹!”

縣長大怒,吩咐左右:“拿下他!”

幾個差役,怯生生地上前,欲擒于大巴掌。于大巴掌一抖胳膊,便把他們格到一邊去了。

百姓們亂紛紛議論起來。有人抓起土塊,投擲著那六個天足姑娘。

高密東北鄉素來民風剽悍,牛縣長可能早有耳聞。他說:“今日本縣有要事,暫且饒過你,放足是國家明令,膽敢違抗者,必將嚴懲不貸!”

縣長鉆進駕駛樓,大聲嚷叫:“開車!開車!”

司機跳進車頭前,插進鐵搖把,“哼哧哼哧”地搖著。

大腳姑娘們和縣長的隨從們,手忙腳亂地爬上車廂。

汽車“哞哞”地響起來。司機跳上車,調轉車頭。汽車拖著一路煙塵跑了。

一個小男孩拍著巴掌說:“于大巴掌膽氣大,縣長見了都害怕。”

當天晚上,鐵匠上官福祿的妻子上官呂氏,找到媒婆袁大嘴,送她一匹小白布,托她去于家為自己的獨生子上官壽喜提親。

袁大嘴用蒲扇拍打著大腳對大姑姑說:“老嫂子,要是滿清不亡國,用錐子攮著我的腚我也不敢踏您家的門檻。可現在是中華民國,小腳女人不吃香了。人家那些大戶的公子,都接受了新思想,穿制服,抽煙卷,找大腳板的洋學生,又能跑,又能跳,又會說,又會笑,摟在懷里嗷嗷叫。您這內侄女,是落時的鳳凰不如雞了。上官家不嫌棄,老嫂子,我看咱這就燒高香了。那上官壽喜,五官端正,脾氣溫存。家里養著一頭大驢一頭大騾子,又開著鐵匠鋪子,雖不是大戶,可也不算個小戶。璇兒能找上這么個人家,也不算委屈了。”

大姑姑說:“我調教出一個娘娘坯子,卻嫁給個鐵匠兒子?!”

袁大嘴道:“大嫂子,您沒聽人說?宣統皇帝的正宮娘娘,在哈爾濱給人家擦皮鞋呢!人吶,此一時,彼一時吶!”

大姑姑說:“你讓上官家的自己來跟我說吧!”

第二天上午,母親從門縫里看到了她未來的婆婆上官呂氏高大健壯的身體。

地還看到,大姑姑和上官呂氏為了聘禮的數目爭辯得面紅耳赤。大姑姑說:“你回家商量去吧,要么給頭騾子,要么給二畝菜地,我養了她十七年,不能白養了!”

上官呂氏說:“好吧,算我們家倒霉,那頭黑騾子歸你們。你們家,要陪過去那輛木輪車。”

兩個女人拍了拍巴掌,達成了協議。大姑姑喊:“璇兒,出來見見你婆婆。”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