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豐乳肥臀  作者:莫言

魯璇兒和上官壽喜結婚三年,肚子里還沒有懷上孩子。她的婆婆指雞罵狗:“光吃食不下蛋的廢物,養著你干什么!”

上官呂氏挾著一塊熱鐵對著幾只老母雞扔過去。母雞以為來食,伸嘴去啄,燙得嘴巴冒煙。

魯璇兒在梨樹下砸著肉骨頭,紅紅白白的骨頭渣子,濺到她的衣服上。上官呂氏過日子急,舍不得割肉,買來幾斤骨頭,砸碎了,摻上蘿卜包包子,慶祝農歷四月初八日這個被稱為“犒勞鐮刀‘’的節日。大麥已經上場,小麥已經黃了梢子,農民們磨刀秣馬,準備麥收。那年春天風調雨順,麥子長得好。上官家鐵匠鋪子生意紅火,一撥撥的農人,有來買鐮刀的,有拿著破鐮刀前來翻修加鋼的。鐵匠爐支在院子當中,上邊撐起一塊油布遮陽。爐火熊熊,黑色的煤煙很香。在白熾的陽光下火苗子呈暗紅色。上官福祿掌鉗。上官壽喜拉風箱。上官呂氏,穿著一件黑色的對襟破褂子,腰里系一塊黃色的、被鐵屑燙出了無數黑點的油布,頭上扣著一頂破草帽,拄著大錘。她臉上一道道汗水一道道煤灰,如果沒有胸前那兩個水罐一樣的奶子,誰也看不出她是個女人。叮叮當當的錘聲,從早響到晚。

鐵匠家的規矩,每天兩頓飯。魯璇兒負責辦飯,負責喂牲口、喂豬。在叮叮當當的打鐵聲中,她也忙得團團轉。即便她忙得團團轉,婆婆還是挑她的毛病。上官呂氏一邊汗流浹背地掄著大錘,一邊斜眼監視著兒媳。她的嘴巴嘟嘟噥噥,一刻也不閑,罵夠兒媳罵兒子,罵夠兒子罵丈夫。大家都習慣了這罵聲,在這個家庭里,呂氏既是真正的家長,又是打鐵的技術權威。魯璇兒對婆婆又恨又怕,但也不得不佩服。傍晚時,觀看上官呂氏打鐵是村中一個保留節目。麥收前后,上官家的院子里人來人往,傍晚,取新鐮刀的人和送舊鐮刀的人都來了。夕陽彤紅,滿樹槐花如雪。爐火金黃,焦煤噴香,鐵燒透了,又白又亮。上官福祿把燒透的鐵活夾出來,放在砧子上。他拿著一柄小叫錘,裝模做樣地打著點兒。上官呂氏,一見白亮的鐵,就像大煙鬼剛過足煙癮一樣,精神抖擻,臉發紅,眼發亮,往手心里啐幾口唾沫,攥住顫悠悠的錘把兒,悠起大鐵錘,砸在白色的鐵上,聲音沉悶,感覺著像砸在橡皮泥上一樣。咕咕咚咚地,身體大起大落,氣蓋山河的架勢,是力量與鋼鐵的較量,女人跟男人的較量,那鐵在她的大錘打擊下像面條一樣變化著,扁了,薄了,青了,純了,漸漸地成形了。在她掄大錘時,農人們的目光多半盯著她胸前那對奶子,它們上躥下跳,片刻不得安寧。前來拿鐮的小梆子突然自笑起來。呂氏洶洶地問他:“梆子,梆子,白菜邦子,笑你娘的什么?”梆子道:“大嬸,明天我給你兩個銅玲鐺。”呂氏問:“你送我鈴鐺干什么?”梆子說:“拴在兩個奶頭上,那樣,大嫂掄起大錘來就有了動靜了。”呂氏道:“這點事也值得你笑?沒見過世面,明天把銅鈴送來,要是不送來,我就剝了你這小雜種的皮。”

每當一件鐵器鍛打成形、即將淬火前,上官呂氏就把一個梅花圖案砸在鐵器最不易被磨損的地方。這是上官家的徽章,也是上官家紅爐產品的商標。凡是印上了上官家徽章的鐵器,如有非正常磨損的損壞,一律包修包換。上官家最著名的產品是鐮刀,號稱“上官鐮”。上官鐮乍一看很是笨重,但鋼火特好,刃子不卷不崩。剛磨好的“上官鐮”可以用來剃頭。每逢麥子長得好的年頭,上官家便生意興隆,財源滾滾。

上官家的錢當然賺得不容易,成天在爐火邊上烤著,汗水一層追著一層往外冒,破爛的衣裳上結了一層白色的鹽屑。婆婆開創了女人掄大錘打鐵的先例,在劇烈的運動中,她的大奶子被甩打的如同百煉的鋼鐵化為繞指柔。婆婆最拿手的是掌握淬火的火候。鐵器坯子打得再好,淬火淬不好就是一塊廢鐵。這活兒,一是靠經驗,二是憑感覺,也許感覺比經驗還要重要。上官呂氏說,把打好的鐵器往淬火盆里一放,那滋味真好。淬火的時候,上官呂氏瞇縫著眼,臉上出現難得一見的柔情。蒸汽強勁地升騰起來,水盆里滋滋啦啦的,弄不清是水響還是鐵響,腥腥甜甜的鐵氣味,隨著蒸汽上竄,彌漫在庭院里并擴散到胡同里去。

人們都說上官家過得是女人的日子,就像于大巴掌也是過了女人的日子。

但支撐著這兩個家庭的女人卻大不相同。上官呂氏高大肥胖,力大無窮;母親的大姑姑瘦小玲瓏,眼捷手快。上官呂氏講起話來甕聲甕氣,像教堂里的大銅鐘;母親的大姑姑講起話來嘎巴脆,像快刀切蘿卜。

爐中的火焰失去了風箱的鼓動軟弱得很像黃色的綢子。火苗上搖曳著焦香的煤煙。上官壽喜打了一個哈欠。他小鼻子小眼小腦袋,小手小胳膊,難以相信他竟然是上官呂氏這個高頭大馬生出來的。上官呂氏經常嘆息:種子不好,地再肥也沒用。她將最后一把淬好了火的鐮刀放在鼻子下邊嗅嗅,仿佛用鼻子就可以判斷出淬火的質量。然后她將鐮刀扔在地上,肩膀塌拉下來,疲乏地說:開飯吧。

上官魯氏像接到大將軍命令的小兵一樣,飛快地挪動著小腳,屋里屋外地跑。晚飯就在梨樹下擺開,一盞昏黃的馬燈,掛在梨樹杈上,吸引來成群的飛蛾,撲得燈罩啪啪響。飯桌上擺著一盤雜和面兒皮、骨頭渣子蘿,、餡兒的大包子,每人一碗綠豆湯,還有一把小蔥,一碗新醬。上官魯氏心中忐忑,偷眼觀察著婆婆的臉色。飯菜豐盛,婆婆嫌浪費,拉著臉子嘟噥;飯菜清淡,婆婆吃著無味,摔筷子摔碗發脾氣。做上官家的媳婦真難啊!包子和稀飯在飯桌上冒著熱氣,鏗鏗鏘鏘干了一天的鐵匠家,此時顯得格外安靜。呂氏端坐在中央,她的兒子和丈夫分坐在兩旁。魯璇兒不敢坐,垂首立在桌子旁邊,等待著婆婆吩咐。

“牲口喂上了嗎?”

“喂上了,娘。”

“雞窩關上了嗎?”

“關上了,娘。”

呂氏喝了一大口綠豆湯,發出呼嚕一聲巨響。

上官壽喜吐出一塊骨頭渣子,不滿地嘟噥著:“人家都割豬肉包餃子,咱家吃骨頭包子,像狗一樣……”

呂氏把筷子猛地拍到桌子上,罵道:“你,也有挑飯吃的資格?”

上官壽喜道:“囤里有那么多麥子,柜子里有那么多錢,留著干什么?”

上官福祿幫腔道:“兒子說得對,是該犒勞犒勞我們了。”

呂氏道:“囤里有麥子,柜子里有錢,這些都是誰的?等我兩腿一伸上了西天,這些家業我能帶到棺材里嗎?還不都是你們的?”

魯璇兒垂首肅立,大氣兒也不敢出。

呂氏氣哄哄地站起來,走到屋子里,大聲喊叫:“聽著,明兒個,炸油條,割燒肉,煮雞蛋,殺雞,搟單餅,包餃子!不過了,過了有什么用?上官家前輩子造了孽,娶了一個二尾子,白吃飯不生養,眼見著就要絕后了。省下給誰呢?造吧,造光了拉倒!”

魯璇兒捂著臉哭起來。

上官呂氏更大聲地罵著:“還有她奶奶的臉哭!你白吃了我們家三年飯,公的不給俺生,生個母的也算你能,可你倒好,連個響屁都沒給我們放出一個來。

養你這樣的吃貨干什么?趕明兒就回你大姑家去吧。上官家不能因為你絕了后!“

這一夜魯璇兒幾乎哭到天明。上官壽喜折騰她,她逆來順受。她哭著說:“俺管哪兒都好好的,是不是你的事呢?”

上官壽喜騎在璇兒身上,罵道:“母雞不下蛋,反倒埋怨起公雞來了!”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