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遺補闕四

豐乳肥臀  作者:莫言

那晚月光很好,我們進入夢鄉之后,上官來弟悄悄地爬下炕,沒有驚醒在大街上坐行一日、勞累已極的啞巴。明亮的月光照耀著啞巴漆黑的臉,閃爍清涼光澤,宛若黑色的鵝卵石上結了一層薄霜。他大張著嘴,鼾聲如雷,堅硬的牙齒像鐵鑄成。望一眼這個業已兩鬢斑白的命中的災星,來弟心中泛起一絲涼森森的歉意,其時她已與鳥兒韓肌膚親近多次,家中人人皆知,只瞞著沉浸在英雄夢中的啞巴。這人的軍裝已爛出了若干小窟窿,那些沉甸甸的功勞牌子也褪盡了輝煌的顏色,露出了銅鐵的本色。來弟悄悄拉開門。拉門時她聽到了母親沉重的、無可奈何的嘆息。輝煌的月光潮水般涌進來,清涼的夜風噎得她胸膛沉悶。肆無忌憚的鳥兒韓已在院子里大聲地咳嗽了。他說:“你磨蹭什么?”來弟慌忙用手堵住他的嘴,示意他勿出聲,他卻不滿地嘟噥著:“怕什么?怕什么呢?”

來弟跟隨著鳥兒韓出了村,沿著被晚收的莊稼夾峙著的古銅色的羊腸小道,往沼澤地那邊走。時令已是中秋,夜晚的白露掛在莊稼的枯黃葉片上,宛若一串串珍珠。高密東北鄉并不安靜,土法煉鋼的火光像一團團輕薄的黃金抖動著,燃燒木炭的香氣像河水一樣川流不息。月光實在是太好了,能清楚地看到一股股的白煙在空中升騰,最后在極高處化為網狀的絲云。

來弟是跟著鳥兒韓去捕鳥的。已經淡而無味的鳥兒韓又重操舊業。白天他許愿要為來弟捕幾只鷺鷥補養身體。他們行走在田間小徑上,空氣清冷,二人便緊緊相偎。鳥兒韓天不怕地也不怕的氣概感染了來弟,暫時卸下了她沉重的精神負擔。鳥兒韓腋窩里散出的鳥類氣息使她感到凄凄的溫暖。她低聲道:“鳥兒韓,鳥兒韓,啞巴遲早會知道的,他饒不了我們……”鳥兒韓更緊地箍住她的腰,嘴里吹出一串迷人的洪亮的口哨。

在沼澤地邊緣上,鳥兒韓把來弟安頓在一個用莊稼秸搭起來的三角形窩棚里,囑咐她別動,然后他便從窩棚角落上摸出一包馬尾、鐵絲之類的東西,輕悄悄地鉆到沼澤地里那些一蓬蓬地生長著的野蘆葦中去了。月光中他像一只斑斕大貓,遍體油亮,動作輕捷,無聲無息,古怪而神秘。來弟的漆黑眼睛留戀地追蹤著男人的健碩的身體,心中涌起無限的感慨:這哪里是個人,分明是個神!是人如何能忍受那十幾年的非人生活,是人如何能活過來,而且能迅速地復原成健壯的男兒身軀,就像重新磨亮了的寶刀一樣銳利,是人怎么能有如此的機巧,說捉什么鳥,就捉什么鳥,說捉幾只鳥,就捉幾只鳥,好像他精通鳥語,掌握著鳥兒們的機密,好像他是鳥國里的皇帝。想著想著,她的思緒便飄忽到了三妹鳳凰般的眉眼上。眼前這個男人,本來是屬于她的,她本應是鳥國皇后,但鬼使神差,但陰差陽錯,屬于她的成了我的,屬于我的,又成了誰的?隨即她又想到了烏黑的沙月亮,想起了轟轟烈烈的司馬庫,想起了奸占了鳥仙的孫啞巴,幾十年的酸甜苦辣涌上心頭,想當年我也曾騎馬揮槍闖蕩天下,想當年我也曾穿綢掛緞吃香喝辣,那時馬蹄如雪,披風似血,猶如鳳凰展翅孔雀開屏,繁華易逝,富貴如煙,自從沙月亮懸梁自盡,我上官來弟就走了倒霉的盤陀路,瘋瘋顛顛我,人皆可夫我,人人唾罵我,我這一輩子活得好不好?說好是沒人可比的好,說壞是沒人可比的壞,咬緊牙關橫下心,跟著鳥兒韓折騰吧……來弟浮想聯翩,幾次鼻酸但終沒落淚。

月光實在是太美好了,清清冽冽,洋洋灑灑,如水漫下,落在草葉上,窸窣有聲。

沼澤地里淺薄水面上銀光閃爍,金屑銀粉碎琉璃,涼森森的淤腐草氣味伴著這美麗月色輕清地彌漫在天地之間了。

鳥兒韓空著手回來了,他說已下好了馬尾套,等會兒去拿鷺鷥就行了。今夜月光燦爛,鳥獸蟲魚都亂了時鐘。魚蝦嬉戲明月光,鷺鷥月下捕食忙。鳥兒韓說往常的夜間,鷺鷥是單腳獨立一夜不動的,但今夜它們躡手躡腳地在水邊徜徉,彎曲的長脖伸伸縮縮,宛如柔軟的彈簧。鷺鷥高腿長頸,顧盼自如,站則立場堅定,動則悠閑信步,鷺鷥真美啊!在來弟的心目中,彎腰鉆進窩棚的鳥兒韓正是一只鷺鷥。

他坐在來弟身旁,他身上蓬勃如毛的野草味道和清涼如水的月光味道被來弟貪婪地吸食著,令她清醒令她迷醉,令她舒適令她猖狂。在等待鳥兒上套的時間里,在這遠離村莊的溫暖窩棚里,女人的衣服是自己脫落的,男人的衣服是被女人脫落的。鳥兒韓與來弟的這一次歡愛是對高密東北鄉廣天闊地的獻禮,是人類交歡的示范表演,水平之高高過鉆天的鳥兒,花樣之多多過地上的花朵。他們簡直不要命了,眼睛昏花的月亮嘟噥著鉆進了一團白云中休息去了。鳥兒韓伏在來弟身上,想起了在日本大荒山里的一件傷心事,他說:“來弟,來弟,在你之前我是見過女人身體的……”來弟的眼睛在蟋蟀嗚叫的幽暗中閃閃發亮。她說:“你說給我聽吧。”鳥兒韓摟住她的細腰道:“我說給你聽。”

鳥兒韓像鋤地的農夫一樣,一邊揮鋤頭,一邊講故事。他說那年他在秋天的山坡上想偷一根玉米吃。日本的大荒山上黃葉紅葉色彩斑斕,野花噴香,開遍了山坡。那時我的破菜刀已經丟了,頭發胡子長長,糾纏成團,身上披著破紙,七分更像鬼,三分不像人。玉米棒子已經被掰走了,只有玉米秸像寡婦一樣哭喪著臉站著。我搜尋著,不相信他們能掰得這么干凈,一穗也不剩?果然被我找到一穗玉米,剝開皮,咯嘣咯嘣啃著吃,好久好久沒吃人糧食了,牙酸牙晃,玉米清香。

玉米葉子嘩啦啦響,我以為狗熊來了,狗熊與我是冤家,其實我怕它。我慌忙趴下,像一具羞愧的尸體,呼吸自然也屏住了。來者不是狗熊,是一個日本人。剛開始我以為是個男人呢,因為她穿著一套肥大的帆布工裝褲,套著一件土黃色的對襟大褂子,腰里扎著一根草繩,頭戴一頂蘑菇狀大草帽。她摘下草帽掛在玉米秸稈上,讓我看到了一張枯瘦的、土黃色的臉,也是個吃不飽的人,看到她頭上盤著的像一攤干牛糞一樣的頭發,我猜想這也許是個女人,我心中的怯懦頓時消減了一半。她解開腰間的草繩,抖擻開那件大褂子。她雙手扯著衣襟像疲乏的鳥兒扇動翅膀一樣往胸脯上扇著風。這瘦骨嶙峋的、布滿明亮汗珠、沾著草籽的胸脯上懸掛著兩個扁扁的牛舌的尖端。天老爺,這是個女人,是個母的。鳥兒韓只覺得腦袋瓜子嗡地響了一聲,熱血像電流一樣在崎嶇的血管里飛躥著,他的因為長年累月僵臥山林而枯澀了的身體突然變得敏捷了。他忽喇喇地立起來,宛若平地竄出了棵樹。那日本女人細長的眼睛猛地睜圓,嘴巴咧開,嗷地怪叫一聲,便如枯木朽株,往后倒去。鳥兒韓餓虎撲食般砸在昏厥的日本女人面前。他渾身打著寒顫,手指忙亂,抓住了女人那兩只涼森森的死魚般的乳房,他感到這涼森森的東西,竟像剛出爐的熱餅子一樣燙痛了自己的指尖。他哆嗦著,笨拙地撕開女人腰間捆著的布帶,兩個擠扁了的熟土豆掉下來。土豆散發著驚心動魄的香氣,吸引了鳥兒韓的全部感覺,他的眼睛一陣昏眩,那兩個土豆恍若兩個調皮的、仿佛隨時都會跑掉的松鼠,他不顧一切地抓住了它們,他聽到它們在自己手中吱吱喲喲地尖叫著。然后他就被一陣難忍的噎脹感攫住了。他已經雙手空空,那兩個土豆不知是逃掉了呢還是落進了肚子。他終于明白,自己是被土豆噎著了。他用手捋著自己的脖子,口腔里全是土豆的香味。他感到饑腸轆轆,饞涎欲滴,美麗的土豆在眼前滾動不止。他搜遍了女人的身體,又巡脧了周圍的土地,渴望中的土豆沒有出現,他感到沮喪極了。他起身欲走又看到了女人塌貼在胸前的乳房,模模糊糊感到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做,不應該這樣離去。女人,橫陳在面前的日本女人,也許就是當年那個報警的女人,由于她的報警引來的搜山,斷送了兩個兄弟。對日本人的仇恨漸漸地被回憶起來,在高密東北鄉被捉了勞工的情景、在日本煤礦當牛做馬的情景、與上官家那個清純少女生離死別的情景,統統地浮現在眼前,一個響亮的聲音在高空中喊叫著:“干了她,報仇!于是他兇惡地剝了日本女人的褲子,顯出了蓋住女人的那條骯臟的褲衩,是一條暗紅色的褲衩,上面補著一個巴掌大的黑補丁。好像一瓢涼水澆到頭上,他感到心驚肉跳,隨即便被一股巨大的悲傷攫住了。他陡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為被高密東北鄉的刁民打死的母親盛殮換衣時,母親也穿著這樣一條暗紅色的、補著巴掌大黑補丁的褲衩。他莫名其妙地嘔吐起來,吐出了糊狀的土豆和玉米。他感到惋惜。忍著腸胃的絞痛他抓起兩把土,扔到女人身上,站起來,搖搖晃晃地朝山上走去……

來弟折起身,感動地注視著鳥兒韓棱角分明的臉,低聲呢喃著:親哎!你真是個好人……鳥兒韓用硬胡茬子蹭著來弟櫻桃般的乳頭,說:我要做了那件事,就傷了天理,更傷了你!那樣我就回不了高密東北鄉,也就見不到你了……這兩個人心如甘飴,緊緊相擁,恨不得鉆到對方身體里去永不出來,也無師自通地翻來覆去,也情至酣極時胡言亂語,月光在他們身體上流動著,宛如有毒的酒漿。

后半夜時,他們起身穿衣,到沼澤地里去收拾鷺鷥。月白風清,空氣中磷光閃閃。沼澤地里,一團團后半夜盛開的怪異花朵散發著酩酊的香氣,幾只青白的大鳥嘎聲嗚叫著直沖到月光中去。一株枝葉蓬勃的矮樹上,蹲著一群水鳥,好像一樹果實。月夜真是美妙無比。來弟依附著鳥兒韓,鉆進蘆葦叢,往里走了一箭之地,感到腳下的泥土沾腳時,果然看到兩只鷺鷥已鉆進了圈套。它們已被勒得昏迷,鐵色的長喙扎在泥土里。來弟頗覺不忍,低聲問:“還能讓它們活嗎?”鳥兒韓肯定地回答:“生死由你!”

每當傍晚時,在絢麗的霞光里,成群的鷺鷥便在沼澤地上翻飛,它們的翅羽瀟灑,宛如絕代美人的裙衩搖曳。

上一章:拾遺補闕三 下一章:拾遺補闕五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