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革命時期的愛情  作者:王小波

我現在已經四十歲了,既不是畫家,也不是數學家,更不是做豆腐的工人,而是一個工程師。這一點出乎所有人(包括我家里人和過去認識我的人)的意料之外,但是我自己一點也不感到意外。把時光推回到我小的時候,有一段時間門前是一大片雞圈,那時候我手上的傷疤已經長好了。從我住的二樓涼臺往下看,只見眼前是一大片蜂窩式的場所,因為這些雞圈是用各種各樣的材料隔出的空地。在那些材料里有三合板,洋鐵皮,樹枝樹杈等等,原來的設想是用這些東西就可以把雞圈在里面不讓它們出來,但是不管什么時候你都能看見很多的雞在圈間的空地上昂首闊步地走著,而且到處都能聞見雞屎味,和不帶過濾嘴的駱駝牌香煙的味道一樣。除了樓前的空地上有雞圈,樓上的陽臺上也養上了雞。有一只公雞常常在樓下起飛,飛到我頭頂四樓的陽臺上去。我能夠從它漫步的姿態判斷它何時起飛,所以也就很少錯過這些起飛的場面。通常它是在地上一蹲,然后跳到空中拼命拍動翅膀,就拔地而起了。據我的觀察,它只能夠瞬時克服重力,垂直升上去,不大能夠自由飛翔;因為它常常撲不準陽臺,又從空中撲撲拉拉地掉下來。當時我看雞飛上陽臺十分入迷,卻不知道這預示著什么。過了近三十年,我到了美國圣路易城,在那個著名的不銹鋼拱門下和一架垂直起落的鷂式戰斗機合影時,才帶著一絲淡淡的懊惱想起這件事來。這是因為這架飛機的外形和那只公雞很像,飛起來就更像了。我的懊惱是因為覺得應該由我把這架飛機發明出來。所有這些事說明了除了攀登外,我的生命還有一個主題,就是發明。這也是我與生俱來的品性,雖然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發明過什么了不起的東西。

小時候我在挨餓,那段時間我們家門前滿是雞圈。但是你要是以為中國的大學里就是滿地雞窩就錯了——那段時間并不長,而且不光是養雞,還養了不少兔子,因為兔子也可以被殺了吃。不光是挨餓,還缺少一切東西。但是缺少的東西里并不包括錢,但是光有錢沒有票證什么都買不到,除了只含水份和木棍的冰棍。錢這種東西假如買不到東西就沒有什么用,擦屁股都嫌太硬,而且還犯法。連青菜都要票,這一點連最擁護社會主義的我爸爸也覺得過份了。有一天在家里聽見樓下有人吆喝道:不要菜票的菠菜勒!我姥姥就打發我去買。買回來一捆菠菜,立起來比我還高好多。只能用來喂兔子,不能喂雞,因為會把雞噎死。我姥姥是個來自農村的小腳老太太,她咬著手指說:從來沒見過這么老的菠菜!后來她動了一陣腦筋,想從菠菜里提取纖維來納鞋底子,但是沒有成功。這說明我姥姥身上也有發明的品性。而且如果肚子里空空如也,每個人都會想入非非。

我小時候也沒有手紙,我爸爸把五八年的宣傳材料送進了衛生間,讓我們用它擦屁股。那些材料里有好多是關于發明創造的,我在廁所里看這些東西,逐漸入了迷。與此同時,我哥哥姐姐在廁所門前排起了隊,憋得用拳頭擂門,我卻一點也聽不見。那些發明里有一些很一般,比如什么用木頭刻珠子做滾珠軸承,用鍋熬大糞做肥料等等,一點想象力都沒有。但也有些很出色。比方說這一個:假設有一頭豬,在一般飼養條件下每天只能長八兩的話,本發明能讓它長到一斤半,其法是用一斤花生油,加雞蛋黃兩個對它作肌肉注射。據說這樣喂出的豬不光肥胖,肉質還十分細嫩。當時我就想到了這個發明雖好,但還不是盡善盡美。應該再打點醬油和料酒進去,使它不等挨刀子就變成一根巨大的廣東香腸。說實在的,用這些發明擦了屁股,我感到痛心。當然,被用來擦屁股的不光是發明,還有別的東西。比方說,有好多油印本的詩選。五八年不但大家都在搞發明,而且人人都要寫詩,參加賽詩會。我哥哥五八年上到了小學三年級,晚上餓得睡不著的時候,給我念過他作的詩:

共產主義,

來之不易。

要想早來,

大家努力。

他還告訴我說,到了共產主義,窩頭上的眼就小了(窩頭上的眼太大,吃了就不頂餓)。這首詩我還在油印詩選上找到了,注明了是附小三年級學生王某所作。我毫不猶豫地用我哥哥的作品當了手紙。我當時雖然只有九歲,也覺得這是歪詩。我只喜歡發明。我哥哥早就發現了我喜歡發明,他還斷言我在這方面有驚人的才能。但是直到如今,我的這項才能還沒得發揮。

談過了共產主義的窩頭之后,更覺得餓得受不了,于是我們倆就從家里溜出去,偷別人家地里的胡蘿卜吃。嫩的胡蘿卜不甜,所以一點都不好吃。從小到大,我就干過這一件壞事。而且這一件壞事我還交待過好幾次。這可以說明我是多么的清白。

有關五八年的大發明和賽詩會,還有需要補充的地方。它不像我小時候想像的那樣浪漫——比方說,當時的發明是有指標的,我們這所大學里每月必須提出三千項發明,作出三萬首詩來。指標這種東西,是一切浪漫情調的死敵。假如有上級下達指標令我每周和老婆做愛三次的話,我就會把自己閹掉。假如把指標這件事去掉,大發明和賽詩會就非常好。只可惜它后來導致了大家都餓得要死。有一陣子大家又急于發明出止住饑餓的辦法,我為此也想破了腦袋。

挨餓的時候我眼前是綠的,最幸福的時刻是在飯前,因為可以吃了。最不幸的時刻是在飯后,因為沒有東西吃了。后來有一天(十二歲),忽然感到渾身上下不得勁,好像生了病,又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仔細想了想,才發現是因為我不餓了。吃飽了以后發明的欲望有所減退,但是我已經發明了很多東西,包括用火柴頭做裝藥的手槍、發射自行車條的弓弩等等。我用這些武器去行獵,不管打到了什么,就燒來吃。有一回吃了一個小刺猬,長了一身紅斑狼瘡似的過敏疙瘩。為此又挨了我爸爸一陣好打。

上一章:5 下一章:7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