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革命時期的愛情  作者:王小波

那年深秋時分,我在四樓上鋪設了鐵道,架起了軌道,這樣我和我的投石機就能及時趕到任何危機地點。除此之外,我還在策劃把投石機改為電動的,讓它一分鐘能發射十二顆石彈。在此之前,我已經把那座樓改造成了一顆鐵蒺莉。本來這樣子發展下去,誰也不能把我們從樓里攆走,就在這個時候,校園里響起了稀疏的槍聲。只要有了槍炮,我做的一切都沒了意義。“拿起筆做刀槍”的人開始商量如何去搞槍,我卻一聲也不響。也許他們能夠搞到槍,但是以后的事不再有意思了。他們還說讓我回家去,說我呆在這里太危險;其實他們并不真想讓我回家去,因為在打仗的時候誰都不希望自己的隊伍里有人回家。后來我勸他們都回家去,他們不肯聽,我就一個人回家去了。因為這再也不是我的游戲。憑我的力量也守不住這座樓。在我看來,一個人只能用自造的武器去作戰,否則就是混帳王八蛋。羅馬人總是用羅馬的兵器去作戰,希臘人總是用希臘的兵器去作戰。那時候的人在地上揀到了德國造的毛瑟手槍,肯定會把它扔進陰溝,因為他們都是英雄好漢。總而言之,鉆地溝離開那座樓時,我痛苦的哭了起來,用拳頭擦著眼淚。我想古代的英雄們失掉了自己的城邦時也會是這樣。還沒等我爬完地溝,我身上的殺氣就無影蹤。我又變成了個悲觀的人。

等到六七年的武斗發展到了動槍時,我離開了“拿起筆做刀槍”回家去了。有人可能會說我膽小,但我決不承認。因為用大刀長矛投石機戰斗,顯然需要更多的勇氣。就以我們院為例,自從動了槍,就沒有打死過一個人。這一點絲毫不足為怪,因為在歷史上也是刀矛殺掉的比槍炮多得多。原子彈造出來已經有四十多年了,除了在日本發了兩回利市,還沒有炸死過一個人。

我在六七年遇到的事情就是這樣結束的。到了七四年冬天受幫教時,我把它一一告訴了X海鷹。小時候有一位老師說我是一只豬,我恨她恨到要死,每天晚上在床上時都要在腦子里把她肢解掉;而第二天早上到學校時,她居然還是好好的活著,真叫我束手無策。后來我每次見到她,都說“老師好”,而且規規矩矩的站著。過了一陣子她就不再說我是豬,而且當眾宣布說她很喜歡我。我在X海鷹面前磨屁股并且受到逼問時,對她深為憎惡,但是憎惡沒有用處,必須做點什么來化解憎惡。聊大天也是一種辦法。

我憎惡X海鷹的舊軍裝,她坐在桌前時,毫無表情地擺弄著一支圓珠筆,好像在審特務一樣。如果她不穿軍裝,對我就要好得多,我認為她是存心要羞辱我。除此之外,她還梳了兩條辮子,辮稍搭在肩膀上。假如我不說話,屋子里空氣沉悶,好像都壓在我頭上。有一只蒼蠅從窗縫里飛出來,慢慢地在屋里兜圈子。我知道有一種水叫重水,比一般的水要重。還有一種空氣是重空氣,假如不用話去攪動,就會自動凝結。那時候我的肚子并不餓,所以我不是在零維空間里。但是我被粘在了凳子上不能動,所以我是在一維空間里面。這使我感到難以忍受,所以我把什么都往外講。在我的夢里,X海鷹掉到冰冷的水里,我把她撈了上來。她被困在燃燒的樓房里,我又把她救了出來。我是她在水深火熱里的救星。假如沒有我的話,她早就死了一百回了。但是這些尚不足已解釋五月間我怎么會和她發生性關系。


---更多精彩小說來至 閱讀時光---

上一章:2 下一章:4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