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革命時期的愛情  作者:王小波

后來有一回,在X海鷹家里,她只穿著那條小小的鮮紅色針織內褲躺在棕繃大床上。只有在做愛時她才脫下那條內褲,在那種時候她的胯間依然留有紅色的痕跡。然后馬上穿上。這時我伸出雙手,用手指鉗住她兩側的乳頭。她低頭看了一下,就說:這很好。然后閉上了眼睛。這時候我想道:那條鮮紅的內褲,原來是童貞的象征。她在刻意地保持童貞。童貞就是一種勝利,它標志著階級敵人還沒有得逞。

我學畫時,從畫冊上知道了圣芭芭拉是被兇殘的異教徒用鐵鉗央住乳頭折磨至死:所以當時我就想通;“噢,原來你是圣女芭芭拉,我是異教徒。現在我總算明白了我是誰啦。”后來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兇殘的異教徒,而是狠心的日本鬼子。這件事實在出乎我的意料。

那位教導員的憶苦報告X海鷹還給我講過一些。其中有這樣一段;在月黑風高之夜,該教導員的四個姑姑,加上四個表姐,以上女性都在妙齡,被“狠心的鬼子”架到一個破廟里強奸了。這是她第一次聽到強奸這個字眼,除此之外,還聽到過一些暗示——“糟蹋了”,“毀掉了”等等——但是第一次聽到強奸這個字眼。當時她恍然大悟,心慌意亂。雖然恍然大悟,卻不知悟到了些什么。她還告訴我說,假如當時有個人在她面前叫出“性交”這個字眼,她就會暈死過去。但是這個字眼的意思是什么,她也是一毫都不懂。她能聽懂的就是:她本人就是那四個表姐和四個姑姑之一,被狠心的鬼子帶到了破廟里;但是這個故事到這里就打住了。直到六年以后那狠心的鬼子才真正到了她身邊——那個狠心的鬼子就是我。這個教導員的故事我原本早就聽過,但是我聽而不聞。

有關恍然大悟,我還知道這樣一些例子。我在美國打工時,那位熟識的大廚炒著菜,忽然大叫一聲,恍然大悟,知道了下期六合彩的號碼是在電話號碼本的yellow page上。他叫我馬上去查兩個號碼告訴他,但是廚房里沒有電話號碼,所以我到前臺去找。正好趕上一個洋鬼子鬼叫一聲,他吃了一口大廚炒的菜,被咸得找水喝,還硬逼著waiter也嘗嘗那道菜。我們國家的領導也是在恍然大悟后發現了《第三次浪潮》。當然,阿基米德是在恍然大悟后發現了他的定律。這說明恍然大悟有兩種,一種悟了以后比以前聰明,一種悟了以后比以前更傻。我這一輩子所見都是后一種情形。而我用不著恍然大悟,就知道自己被扯進了一種游戲之內,扮演著反面角色,只是不知道具體是哪一種。等到知道自己是狠心的鬼子之后,還是不免恍然大悟了一下。

有關我成了狠心的鬼子的事,還有必要加一點說明。雖然我個子矮,但不是羅圈腿,也不戴眼鏡,祖籍在四川,怎么也不能說我是個日本人。但是性愛要有劇情,有角色,X海鷹就拿我胡亂編派。其實我寧愿她拿我當異教徒,因為我本來就是異教徒。反正我不當日本人。

上一章:3 下一章:5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