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革命時期的愛情  作者:王小波

在革命時期里,我把X海鷹捆在她家小屋里那張棕繃大床上,四肢張開,就如一個大字。與此同時,她閉著眼睛,就如睡著了一樣,但是不停地吸著氣,仿佛在做忍疼的準備。做完了這件事,我欲念全消,就在她兩腿之間坐下,一聲不吭地抽煙。屋子里漸漸地暗了。本來我應該打她,蹂躪她,但我只是注意到她的皮膚光滑如鏡,像頤和園的銅牛,就拿一根手指在上面反復刮研。她在等我打她,蹂躪地,但是總是等不到。后來她抬起頭來說:你把我放開。我就把她放開。我們倆并肩坐著。像這樣的事我們干過很多回,沒有一次是完全成功的。這說明我雖然長了一身的黑毛,但不是狠心的鬼子。我的心沒有夜那么黑。我心里回想起和姓顏色的大學生的纏綿,等著X海鷹吻我,說:“愛我吧”,但也總是等不到。她的心屬于黑夜和狠心的鬼子。我們倆就這樣錯開了。這種事的結果是我也沒有捆著她,她也沒有吻我;就這樣湊湊合合地干了,而且雙方都不滿意。

最近一次見到X海鷹時,她告訴我說,現在她覺得摟住氈巴,和他親吻,然后脫掉內衣——就這樣簡簡單單地干了,也沒什么不可以的。而且她還說,看來生活就是這樣的,用不著對它太過認真。我覺得這話的意思就是今后她再不會想念我,我也用不著再想念她。我以為她把我想象成狠心的鬼子是以一種獨特的方式在愛我。后來她也一直愛著我。為此我就該是個狠心的鬼子,心就該像夜一樣黑。這不過是一種游戲,沒有什么可怕的。所有的人都能看出我有這種氣質,這就是她愛我的原因吧;只是在革命時期我被自己的這種氣質嚇壞了。現在她已經不愛我了。這是最令人痛惜的事情。

上一章:1 下一章:3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