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4

湖畔  作者:東野圭吾

晚餐是在庭院和客廳舉行的烤肉餐會。因為規定家長和小孩只有在用餐時間才能夠在一起,所以很自然地每家人都各自聚在一起吃飯。

“書讀得怎么樣?有照進度走嗎?”俊介對著正在啃烤肉串的章太詢問。兩人并肩坐在以啤酒箱代替的椅子上,美菜子則在另一邊幫大家分配飲料。

“嗯,還好。”章太以平緩的語調回答。他那幾乎蓋住整個耳朵的長發,是美菜子的喜好。

“從早到晚念書,很辛苦吧。”

“那也沒辦法呀。”章太低著頭回答。

俊介手持著啤酒罐,將嘴巴湊近章太的耳朵說:“考試的事沒什么大不了。如果章太不想去念私立中學的話,那也沒關系。不需要勉強。”

章太毫無反應,只是手拿著肉串,低著頭不作聲。沒多久,他幾不可聞地吸了口氣,但是從這個十一歲小孩嘴里吐出的只有嘆息。

俊介搜尋著英里子的蹤影。她手上拿著葡萄酒杯,和坂崎似乎聊得很愉快。

“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什么時候起來到身邊的美菜子在俊介耳邊說,“以為只是專程來送個東西而已,現在卻突然就出現在這里。”

“你不知道她被邀請的事嗎?”

“不知道呀。”

“我也以為她早就直接回去了。”

“雖說是被邀請的,但就這么跟過來,未免也太厚臉皮了。津久見老師他們不過只是禮節性地說說而已嘛。”

俊介不發一語地喝著啤酒。

他看見英里子離開坂崎,然后偷偷瞄了自己一眼。俊介起身向她走近。美菜子則開始跟關谷靖子聊天。

“那兩人聊得挺開心嘛。”英里子抬起眼睛看著俊介。

“為什么要關機?我打了好幾次。”

“哎呀,是嗎?我以為沒什么急事找我。”

“算了,倒是你來這里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來不行嗎?”

“肯定不行啊。你干嗎來這里呢?還鬼扯說我忘了帶東西,你是怎么跟事務所的人交代的?”

“我跟事務所請假了。我覺得你不該這樣罵人,我不過是遵照你的指示行事。”

“我的指示?我可沒有叫你過來呀。”

“可是你要我做那件事呀。”

“那件事呀。”俊介看了一下四周,壓低聲音說,“我的確是要你做那件事,但你也沒有必要到這里來吧。你不是應該趁他們不在,好好調查清楚嗎?”

“所以呀,”英里子吐了吐舌,露出粉紅的舌尖。“該調查的我全都調查了,來這里就是想做個了結。”

“那么你是發現了什么啰?”

“算是吧。”英里子微微勾了一下嘴角。

“對方是誰?是津久見吧?”聲音雖小,語氣卻很堅定。

“你那種表情,別人會起疑的。你太太正在看著這里。”英里子的視線看著他背后的方向。

“詳細情況以后再說。這附近有家湖濱飯店,你知道嗎?”

“不知道,沒注意看。”

“出了別墅區,往左走約五十米便到了。一樓是會客廳,十點……不,我們十點半那里見。會客廳營業到十一點。”

“你還真清楚。”

“因為我就住在那家飯店。”

“住在那里?可是你剛剛不是說要住在這里嗎?”

“你希望我這么做嗎?”她嘴角留著笑意,抬眼看著他。

俊介先是避開了她的視線,然后又再度看著她的臉說:“那個時間我不好找借口離開這里。”

“那樣的話,你不來也沒關系。”

“我一定會去,但至少現在我要先知道對方的名字。”

“現在我還不能說,不過兩小時后應該就會很清楚。放心好了,我已經抓住狐貍尾巴了。”

說完她從俊介的身邊溜開,接著背對著他又補充道,“章太看來是個好孩子,又很會念書,肯定考得上志愿中學的。”

俊介吸了一口氣,但是在他說話之前英里子已經快步離去了。

“睡覺之前,是不是有該做的事?”藤間問兒子直人。他們面對面坐在庭院里的桌子前。

“漢字測試。”直人不耐煩地回答。他的身材有些矮胖,臉色像女孩子一樣白皙。

“要做幾頁?”

“誰知道呀。”

“這怎么可以。一開始就要先決定做到第幾頁,否則會一拖再拖沒有進度。好吧,那就做三頁。如果還有時間的話,就做數學練習題。聽見沒有?”

兒子蒼白著臉點了一下頭,嘴里雖然啃著烤雞,卻顯出一副難吃的表情。

“人家章太真的有那么棒嗎?”坐在旁邊聽兩人說話的一枝問直人。直人喝了一口飲料,不發一語地側著頭想。

“什么嘛,干嗎問人家章太怎么樣?”藤間問。

“剛剛津久見老師不是說了嗎?說章太很優秀。”

“那個不過是些客套話,你不必在意。”

“可是萬一章太考上了,直人落榜了……”

“閉嘴。”藤間皺起了眉頭說,“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直人可是我的兒子呀。”

“但是事情總是有個萬一嘛。”

“不可能的。”藤間大口喝下啤酒,“該做的我全都做了,這一點你應該也很清楚才對。”

“話是沒錯啦……”

“沒什么好擔心的,你只需要考慮怎樣給直人創造個良好的讀書環境就行了。”

一枝一臉不高興地嘆著氣。

“不是說沒有必要勉強自己一定要來嗎?”坂崎一邊咬著肉串,一邊對妻子說。君子幾乎什么都沒有吃,只是喝水。大概覺得有些涼意,身上披著開襟毛衣。大兒子拓也則坐在不遠處吃著菠蘿。

“可是是你說一定要參加讀書集訓的呀。”

“可是我也說了,照顧拓也我一個人就夠了。硬要跟著來還發了燒,豈不是給大家添麻煩嗎?”

“那你的意思是留我一個人看家嗎?讓我和你媽媽守在那間小小的公寓里。”

“你也可以回娘家去呀。”坂崎將肉串放在盤子里。

君子沒有看著丈夫的臉,而是隔著開襟毛衣輕撫自己的身體。

“看來你是很不希望我來這里吧。”

“我沒有,我是說你身體不好何必勉強呢。”

“算了,不必說那些有的沒的。你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嗎?”

坂崎聽了妻子說的話,深吸一口氣后問:“你說什么?”

“不用裝蒜了。今天白天你不是網球打得很高興嗎?”

“你什么意思,難道我不可以打網球嗎?”

“我不是說這個,你明明知道。”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坂崎起身而去。

到了八點,孩子們又要回到租來的別墅。家長們都聚集在大門口目送孩子們離開。

“那坂崎先生,孩子們就都麻煩你了。”藤間一枝對坂崎說。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哎呀,坂崎先生也要住在那邊的別墅嗎?”高階英里子問。

“是的,不好意思都丟給津久見老師照顧嘛。”

“是嗎,另外一間別墅應該也很漂亮吧,肯定是。”

“怎么說呢,不過是租來的別墅而已。”坂崎側著頭想了一下對英里子說,“要不一起去看看吧?”

“可以嗎?”她睜大眼睛問。

“有什么關系呢,沒問題的。”坂崎看著其他人說。

“雖然是出租的別墅,其實也很漂亮的,而且比這里還要新。”藤間也殷勤地笑著說。

“那我可以稍微參觀一下嗎?”

被英里子一問,坂崎不住地點頭說:“當然可以,來吧來吧。”

“這么一來,高階小姐的房間還是等一下再決定好了。說不定她喜歡那邊的房間呢。”藤間的這句話讓一些人的表情輕松了許多。

經過這番討論,坂崎帶著四個小孩和英里子一起離開了藤間的別墅。他們讓小孩走在前面,兩人尾隨在后。

“真是羨慕并木先生啊,能隨時跟高階小姐這樣的人一起工作。”坂崎邊走邊說,不時還偷瞄高階英里子的側臉。

“真會說話,你都是這樣子贊美女孩子的嗎?”

“沒有,我是說真的。我只是想,或許這么說會讓人聽起來比較舒服,不過你真的是很棒。”

“謝謝你。”英里子邊走邊點頭致謝,然后看著走在前面的孩子們說,“拓也看起來運動天賦不錯,有玩什么運動嗎?”

“我讓他玩足球。運動天賦雖然不錯,頭腦就沒那么好了。我擔心他會連累大家。”

“不是打算要考私立中學嗎?很厲害啊。”

“只是打算的話,誰都可以呀。我個人是覺得讀地方的公立學校也可以,但是我也要考慮朋友的情面。”

“因為朋友的情面才讓小孩考私立入學考試嗎?”

“這個,自然而然就成了這樣……”坂崎故意含糊其辭。

終于抵達木屋風格的別墅了。孩子們安靜地看著坂崎開鎖。門打開進屋時,他們還是沉默不語。

“四個人都穿同樣的鞋子嘛,是學校指定的款式嗎?”英里子看著孩子們脫下的鞋子問。

“是藤間先生介紹的,大家在同一家店買的。好像是能讓頭腦變聰明的鞋子。”

“變聰明嗎?”英里子撲哧一笑。

“難怪你會笑,連我聽到這種說法時也不太相信。不,即便現在也很難相信,只不過是當作一種咒語看待吧。”

“有什么科學根據嗎?”

“原則上是有的。說什么人的腳長左右不同,為了保持平衡脊梁骨漸漸會歪斜。而脊梁骨里面有脊椎,脊椎神經直達腦部。所以脊梁骨一歪,腦的功能也會受影響。”

英里子點頭說:“光聽這些我倒是能接受。”

“說得沒錯吧?但是這社會上還是有很多站姿不美的有識之士呀。”

兩人聊天之際,孩子們已經爬上樓梯。坂崎打開位于走廊最后的一道門,那是一間寬敞的會客廳,中間有張大桌子。旁邊豎著的一塊白板是藤間帶來的。

“很棒的別墅,不知道租金多少?下次我也跟誰一起來這里住吧。”英里子環視著圓木堆疊的墻壁,喃喃自語。

“有對象了?”坂崎在一旁竊笑著問。但她只是微微一笑。

坂崎打開小型洗滌臺旁邊的冰箱。

“要喝點什么嗎?聽說這里好像放著一些飲料。”不等英里子回答,他拿出兩瓶罐裝果汁。

沒找到任何含酒精類的飲料。

“今天晚上是你和津久見老師兩個人當守衛嗎?”

“正好輪到我嘛。”坂崎將罐裝果汁一起放在桌上,然后坐下來。“你不坐嗎?”

“你太太的身子好像不太好,沒有關系嗎?”

坂崎拉開罐裝果汁的拉環,扯動半邊的臉頰笑著說:“她一向都是這樣。自從動過手術后就經常生病,早就習慣了。”

“手術?”

“長了惡性腫瘤,子宮和卵巢都摘除了。”

英里子驚訝地張開嘴,隔著桌子坐在坂崎對面的椅子上。

“當我太太已經不是女人之后發生了很多事情,真是夠嗆呢。”坂崎皺著眉頭,飲用罐裝果汁,然后看著英里子問:“剛剛的問題,你還沒回答。”

“什么剛剛的問題?”

“男朋友呀,有嗎?”

“這個嘛……你說呢?”英里子又是微微一笑。

上一章:3 下一章:5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