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5

湖畔  作者:東野圭吾

午餐的菜色固定是三明治。藤間一枝將煮好的配料夾進面包里,切成適當的大小。美菜子負責裝盤送到各個家庭的桌上。關谷靖子做沙拉和果汁,同樣也是由美菜子來分送。過了不久坂崎君子也來幫忙。

“美菜子,你身體還好吧?”君子問。

“已經沒事了,也許只是有點累吧。”美菜子笑著說。

“是嗎,我還以為是我的感冒傳染給你了。”

“沒有的事,你別在意。倒是你那邊怎么樣?孩子們上課認真嗎?”

“是的,大家都很認真用功。”

“我們家章太也是嗎?他認真聽老師上課嗎?”

“章太沒什么好擔心的,反而是我們家小孩上課最不認真了。”

君子將多種水果打成的果汁分裝在玻璃杯里,并用托盤端著走。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美菜子不禁和關谷靖子、藤間一枝互看一眼,但三個人都沒有說什么。

這時坂崎走過來問:“藤間先生和并木先生還沒有回來嗎?”

“剛剛打了電話回來。”藤間一枝立刻回答,“因為跑太遠了,所以兩個人的午餐在外面解決。還說他們不是偷跑出去喝啤酒,叫我們別擔心。”

“是嗎,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美菜子端著托盤分送沙拉時,他也旋即跟上。

“身體的狀況還好吧?”

“是的,讓你操心了。”

可是坂崎就是纏著她不走,還靠近她耳邊問:“昨晚發生什么事了嗎?”

美菜子吃驚地看著他的臉反問:“哪有什么事……”

“有什么不太一樣吧。還是他們毫無理由地把你從這里趕了出去?”

“你在說些什么?”

“算了,等一下再說吧。”撂下這句話后,他終于走開了。

跟往常一樣,午餐也是以家庭為單位各自聚集享用。因此美菜子和章太并肩坐在一起。

“爸爸呢?”章太問。

“跟藤間先生一起出去了,晚上就回來了。”

“噢。”章太大口啃著三明治。美菜子從旁凝視著他吃東西的樣子。當兩人眼光相對時,兒子驚訝地皺著眉頭問:“怎么了?”

“沒有呀,沒事啦。”美菜子臉上浮現笑容,喝了一口果汁后問,“書讀得怎么樣?有沒有進步?”

“我不知道啊,你去問津久見老師。”

“如果真的不喜歡,就不用勉強一定上私立中學。讀地方上的公立中學,媽媽也無所謂的。”

章太表情驚訝地看著母親。

“為什么會突然這么說呢?”

“沒有為什么呀……媽媽只是不想強迫你做不想做的事嘛。”

“可是你之前從來沒有這么說過,不是嗎?不是說讀好的學校,從好的大學畢業比較吃香,所以趁現在要好好用功。而且還經常說什么日本重視學歷的風氣絕對不會改變的,不是嗎?”

“話是沒錯,但是人生不僅僅只有讀書呀。”

“事到如今不要跟我說這些。”章太皺著眉頭,嘟著嘴說,“說什么不讀好學校就會吃虧的人也是媽媽。還說那些做壞事貪污的官員,也是因為東大畢業才能爬到那個位置。而且還說畢竟是東大畢業的,其他官員和警方都會出面相護,所以連監牢都不用進去。不是說這個社會就是要出人頭地才算成功嗎?為什么現在突然又要說些奇怪的話呢?”

“章太……”

“我吃飽了。”章太雙手合十打完招呼便起身離席。

中央自動車道車流量比較少,路上沒有遇到嚴重的塞車,俊介駕駛的CIMA離東京越來越近。

“不用我幫你開車嗎?”即將開到談合坂休息站時,藤間問俊介。在這之前兩人沒有什么交談。

“沒關系的。要上廁所嗎?”

“不用,我還好。”

“那就不去談合坂休息站了,我想早點到。”

藤間似乎也不反對,沒有多說什么。

“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什么事?”

“我實在無法理解。不管再怎么親密,我還是無法理解你們怎么會這么盡心盡力地幫助美菜子?一個不小心的話,大家都有可能被警察逮捕的。可是你們為什么愿意?尤其是像藤間先生這么冷靜的人,居然會做出這么有失理智的決定。”

“關于這一點我應該已經說明過了。美菜子就像是我們的家人一樣,誰都不希望家里面有人是殺人犯吧?”

“但是,你也說了只不過是像家人一樣,而并非是真正的家人,不是嗎?就算被媒體知道彼此的關系,裝個傻也就沒事了。固然現實生活中這件事對孩子們的入學考試有所影響,但這足以成為隱瞞殺人事件的動機嗎?”俊介直視著擋風玻璃,語氣十分平靜。

“并木先生好像有什么話要說。何必說得那么含蓄呢?想說什么,直說無妨。我不想為這種事浪費自己的精神和時間。”

俊介一時之間緊握方向盤,同時也用力咬緊牙關。車子的速度隨即跟著加快。

“你小心點開車。”藤間說,“別說是出車禍,就連超速被抓到也不行。我們今天經過這里的事,絕對不能讓警方發現。”

俊介放開踩油門的腳,車速立即降了下來。他將原本走在超車線上的車子開回正常車道。

調整過呼吸后他開口說:“請容我直說。”

“請吧。”

“這次的計劃都是在藤間先生的指揮下進行的。看起來藤間先生也表現得最積極,所以我才覺得懷疑,藤間先生這么庇護美菜子是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嗎?挑明說就是……”

“你是說我和美菜子之間有什么特殊的關系嗎?”

俊介閉上嘴,藤間的嘴角含著笑。

“吃過早飯后,你和君子說過話。她是不是跟你說了些什么?”

“沒有,不是這樣子的……”

“算了,我早就知道她對我們沒抱什么好感。倒是我想問問你,為什么并木先生會這么問呢?你對美菜子不是已經沒有感情了嗎?就算她和別人有什么不尋常的關系,我以為你應該早就無所謂了。”

“老實說我并不希望別人過問我和美菜子的事情。不過美菜子如果有了其他男人,我想我應該有知道的權利。”

“原來如此。知道之后受傷與否就另當別論了,是嗎?”

“答案呢?美菜子的情夫是你嗎?”

“看來并木先生好像已經認定美菜子有了情人嘛!”

“我有證據。”

“噢?”藤間的語氣聽不出有所動搖,“什么證據?”

俊介沉默了一下。這段時間里他超越了前面開得慢吞吞的小卡車。

“安全套。”他說,“在我太太的皮包里。盡管我們夫妻從來都沒有避過孕。”

接著換藤間沉默不語,俊介聽見他發出低喃的聲音。

“如果是那種東西的話,你的證據還挺充分。”

“你決定坦白了嗎?”

“好吧,我坦白說出來吧。”藤間依然保持平靜的口吻,“我對你太太,也就是美菜子……”

話說到這里,他先嘆了口氣才又繼續說下去,“的確很有好感。也可以說是我很關心她。”

俊介一邊的臉頰抽搐著。

“你說話還真大膽!”

“她人長得漂亮,充滿了女性的魅力,比起那個叫高階英里子的女人要好上好幾倍。對于你,我打從心里羨慕。”

“真虧你能說出這種不害臊的話!”

“因為情況如此,我其實也不喜歡把話說得太過直白,但是如果為了體面說得太含蓄,也沒什么意義。”

“我告訴你,我現在在想些什么吧!我覺得剛剛真是應該在談合坂休息站停車才對。”

“然后是把我丟下車呢,還是痛毆幾拳呢?男人真是奇怪的生物,一方面背叛了自己的太太,可是一旦她跟其他男人搭上了,還是會生氣。”

“所以我說了這是我們夫妻間的問題。”

“可是你想解除你們的夫妻關系,不是嗎?”

“你跟美菜子從什么時候開始交往的?”

“什么時候開始的呢……我們是在補習班認識的,我確定是在那之后開始的。”

“之后就立即發展到男女關系了嗎?”

“答案是什么,你自己想象吧。只不過有件事我要先說清楚,你所發現的安全套,其實與你想象的有所不同。恐怕是現在的你無法想到的原因吧。”

俊介將臉轉向了藤間,藤間立刻對他說:“你不看著前面太危險了!”

“關于你說的原因……”

“我想還是去問你太太比較好吧。我也只是自己猜想而已。何況我們現在還在執行重大任務,最好不要再想其他的事。另外還要補充一點,我們的命運已經綁在一起了,哪有空再去計較細微的人際關系呢。”

俊介又開進了超車道,用力踩著油門。眼看著越來越接近前面的車子。明明已經超過法定的限速,但藤間這回一句話都沒有說。

英里子住的公寓距離高井戶不到十分鐘的車程,公寓雖看起來不大新,卻是結實牢靠的五層樓建筑。俊介和藤間將車停在稍遠處的自動收費停車場里,拿著美菜子交給他們的行李走進公寓里。公寓沒有管理人,但是大門深鎖。俊介用之前她給的鑰匙開了門鎖。

進房間前先去看一看信箱,每戶的信箱上面都掛著一把鎖。

藤間拿出了一副白色手套,也給了俊介一副。

“以前房間里留有你的指紋就沒辦法了,但今天可不能再增加新的了。事后再擦掉也不太好,因為這警方一查就知道了。”

俊介點點頭,戴好了手套。

“有辦法打開高階小姐的信箱嗎?”

“應該可以吧,她一向帶著鑰匙。”

俊介翻找著英里子的皮包,找到了名牌的鑰匙圈。上面有三把鑰匙。他將最小的那把插進405號房的信箱掛鎖孔里,果然吻合無誤。

信箱里面只有郵購的信件和電費的收據而已。將這些都拿出來后,他再度關上信箱并上鎖。

“好像沒有報紙嘛。”

“她好像沒訂報。說看電視和上網就夠了。”

藤間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英里子的房間位于四樓的里間。不論是在電梯里還是走廊上,俊介他們都沒有遇到任何人。

英里子住的是兩房兩廳,但因為打通了隔間,實際上變成了一房一廳。房內擺設的多半是高級家具,整體配色以米色系為主,但缺少了生活的情調,廚房里也沒擺什么餐具和烹調器具。

“房子不錯嘛,房租是并木先生付的?”

俊介搖頭說:“這是她以前租下的房子。”

俊介將英里子的行李放在兩人座的沙發椅上。

“可否麻煩你將旅行袋里的東西拿出來整理一下?”藤間說,“換洗衣物和化妝品之類的。如果就這樣將旅行袋留在這里,警方還是會調查她的去向。”

“我知道了。”

俊介將旅行袋里的東西攤開在桌子上。首先拿出來的是塞滿化妝品的小包包。此外還有換洗衣物、裝著內衣褲的袋子、盥洗用具等。他盯著這些東西發呆。

“怎么了?”

“沒有,我是想行李就這么多嗎?”

“只住一個晚上,應該差不多吧。還是說她應該還有其他的行李嗎?”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俊介將這些東西一一放回原來的位置,將換洗衣物丟進洗衣機旁的籃子里,化妝品排列在鏡臺前。

當他將盥洗用品放進浴室后走回沙發椅時,看見藤間正在檢查客廳里的櫥柜抽屜。

“你在干什么?”

“看看有沒有顯示她去過姬神湖的資料。賓館那邊美菜子好不容易已經偽裝過去了,得盡可能不要讓警方的目標指向我們。”藤間停止動作,回頭看著俊介說,“我忘了問你,你和高階小姐的關系有誰知道嗎?”

“應該沒有。”

“確定嗎?沒有被你們公司里的人知道嗎?”

“我想應該沒有問題。”

“確定沒有問題嗎?希望不是你們自己的一廂情愿就好。”說完藤間又繼續開始檢查。

俊介為了收拾清空的旅行袋,打開了衣櫥,里面掛滿了洋裝。他將旅行袋放進底部的空間。

這時發現腳邊有一個黑色手提包,皮包開著,可以看見里面。

他將手伸進了皮包里,抓到了一沓照片。第一張照片拍到是女人的背影,好像是某處的住宅區。第二張照片則是拍到那個女人走進了一戶人家,這張照片可以看到其側臉。

毫無疑問那個女人就是美菜子。

接著是第三張,那戶人家的門打開了,出現了男方的臉。俊介的臉頰抽動。照片里的人是藤間。

俊介偷偷看了藤間一眼,他好像已經檢查完客廳里的櫥柜抽屜,正在仔細檢查電話柜的下面。

俊介趕緊將整沓照片塞進了上衣口袋。

他們進入房間已經將近一個小時了。

“我們該走了吧?”藤間看著手表說,“待太久也不好。要是太晚回去,恐怕坂崎他們會起疑心。”

“說得也是。有沒有找到英里子到過姬神湖的資料?”

藤間搖搖頭。

“不能說很仔細地檢查了,但我想應該沒問題吧。”藤間說,“我們走吧!”

回到車上,剛開了一段路,藤間便開口問:“還是剛才的話題,我覺得你倆的關系隱蔽到什么程度很值得思考。”

“剛剛的什么話題?”

“就是有沒有人知道你和她的關系這件事。”

“噢……”

“今天就算了,可是明天之后高階小姐仍然沒出現在公司的話,恐怕會引起懷疑,到時也會有人跟你聯絡吧?”

“大概吧。”

“到時候你要怎么回答?”藤間倒在椅背上,“總之你先裝傻吧。換句話說,你不要說出她來過姬神湖的事實。我得一再強調,盡可能別讓警方的目標轉移到我們這邊。”

“我知道,我也打算那么做的。”

“只是會持續到什么時候呢?我不知道警方對這種失蹤事件會有多積極,假設有了什么搜查動作,我想一開始會先從男性關系著手吧。”

“應該是吧。”

“如果有人隱隱約約知道你們的關系,或是在她房間找到顯示你們關系的東西,當然警方就會來找你。到時候你要怎么辦?”

“不是裝傻就好了嗎?就算事后爆發了,只要沒有人說出我們的外遇關系,我想也不會因為這樣被懷疑吧。”

“對你而言,也許那樣做便沒事了。其他人卻很難回答呀。比方說,你在裝傻的時候,美菜子被調查了。當她被問到高階英里子的事時,她能夠說謊表示什么都不知道嗎?”

“這有什么問題嗎?”

“萬一警方查到她去過姬神湖,這樣的說法便很不自然。你在別墅區的事實也會被知道吧,他們自然會認為美菜子跟高階英里子也見過面。”

“但也有可能是我背著美菜子偷偷跟英里子見面呀,所以就算事后我和英里子的關系曝光了也沒有任何矛盾不是嗎?”

“這么一來我們就得跟著圓謊,說我們沒有在姬神湖見過高階英里子……”

“是這樣子嗎……”說到這里俊介咬了一下嘴唇,然后輕拍方向盤說,“啊,那可不行!”

“沒錯。因為還有坂崎先生他們在。當他們被警方詢問時,一定會說出實話:高階英里子小姐確實來過。這么一來之前口徑一致的人都會被懷疑了。”

俊介低聲嘆氣。

前面高速公路的入口映入眼簾。他將手伸進上衣口袋的同時,藤間已遞出了千元鈔票。他說聲謝謝接了過來。

“所以說原則上說謊的人最好是只有我一個啰?”

“假如警方隱約感覺到你和高階英里子的關系,你也只有認清事實吧。要你這么做也許很難……”藤間有些結巴,接著他輕拍俊介的肩膀說,“不過你放心好了,我們有雙重、三重的防護措施。就算警方懷疑你,但也不會想到有我們在幫著你。更重要的是,那具尸體不會被發現。找不到尸體就不能構成案件。”

俊介嘆了一口氣低聲自語:“但愿如此。”

上一章:4 下一章:6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