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

湖畔  作者:東野圭吾

俊介為了追趕坂崎也跟著沖出房間,藤間和關谷緊跟在后。

來到坂崎夫婦的房門前,聽見他在里面怒吼的聲音。

“總之就是趕緊收拾行李,我們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

“慢點,究竟是怎么回事呀?”君子也很困惑地大叫回去。

“什么怎么一回事,出了這么大的事,你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我才問你是怎么回事啊?”

俊介門也不敲,便打開房門。躺在床上坐起上半身的君子一臉吃驚地看著他。坂崎則在地板上攤開了大型的旅行箱。

“干什么?沒敲門就隨意進來,一點禮貌也不懂!”坂崎的聲音充滿了厭惡。

俊介沒有說話只是俯視著他,隨后藤間也進了房間。

“坂崎先生,冷靜一點,總之先聽我們說嘛。”

“我不想聽。”坂崎簡短地說,“君子你知道昨晚出了什么事嗎?殺人了。就在隔壁的房間里有人被殺死了。那個年輕女孩……就是叫什么高階小姐的被殺了,好像是美菜子殺的。”

君子睜大了眼睛,神情膽怯地看著俊介。

“而且為了不讓警方發現,竟然還棄尸,丟到了湖里,姬神湖里。連其他人也跟著一起幫忙,你說他們是不是瘋了?你聽聽看嘛。”

關谷試圖勸導他,但坂崎揮動雙手,用力搖頭說:“原因是什么?我知道你們的感情特別好,但不表示我們要陪著你們犯罪。關谷先生你搞清楚了嗎?這是殺人!不得了的犯罪呀。發生這種事當然就應該去報警。”接著他怒目轉而瞪向俊介說,“都是你的錯。愛搞外遇是你的自由,可是不要把這種問題帶來這里好嗎?跟我們一點關系都沒有嘛。為什么你的情婦和太太出事要把我們也扯進去?”

俊介低著頭小聲道歉說:“對不起。”

聽見樓上的喧囂,其他女眷們也過來了。看到美菜子,坂崎的眼睛瞪得更大。

“美菜子,你……你應該去自首。不然就太奇怪了,你一定要那么做。”

美菜子什么都沒有說,一臉困惑地看著藤間。

“孩子們呢?”藤間問一枝。

“剛剛去租來的別墅了……”

“是嗎。坂崎先生,拜托你,請再給我們一次解釋的機會。”藤間懇求。

“聽你們說什么?喂,君子,你還在干什么?還不趕快準備離開這里。然后打電話過去叫拓也一起走!”坂崎胡亂地將衣櫥里的衣服塞進旅行箱里。

“沒辦法了,我看大家還是先下去吧。”藤間對俊介說。

“可是……”

“算了。”

藤間推著俊介和關谷等人走出了房間。房里又傳來坂崎的怒吼聲。

除了坂崎夫婦外,所有人都聚集在客廳里。最先開口的人是關谷。

“只是那樣說明的話,他還是沒辦法接受。”

“可是一定得說服他才行。”藤間說,“一定得說服他一起保護美菜子。”

“是呀,你說得沒錯。”關谷搔著頭。

俊介站著,兩手按著太陽穴,然后還是看著站在面前的妻子說:“可是他說得很對。本來就應該去報警的,所以……”

“你是說要美菜子去自首嗎?”關谷靖子問。

“那樣做本來就是應該的呀。”

“并木先生,事到如今已經沒辦法走回頭路了。”藤間一副開導的語氣。

“法律的事我不清楚。”俊介說,“或許我們確實犯了棄尸的罪,但是現在如果報警的話,只要承認昨晚的行為是因為大家一時亂了手腳,應該不算是太大的罪行吧?”

“你說的是我們所犯的罪行吧?”關谷靖子瞪著俊介說,“可是美菜子怎么辦?她犯的可是殺人罪呀,那也沒關系嗎?起因可是因為你的不對啊。”

“靖子!”

無視丈夫的制止,她繼續說道。

“不,讓我說。并木先生是想讓美菜子被逮捕,甚至被判死刑更好。一定是因為年輕情人被殺了,對美菜子懷恨在心。”

“你說夠了沒有!”關谷按著妻子的肩膀,她才好不容易閉嘴,但一雙眼睛還是狠狠地瞪著俊介。

俊介雙手插在褲子口袋里,靠在墻上。美菜子低頭佇立著。每個人都安靜不語。

這時聽見了下樓梯的聲音和坂崎的怒斥:“還不快點!”

關谷走出了客廳,俊介也想跟在后面,但是手臂被拉住了。拉住他的人是藤間。

“你和美菜子回房去。讓我們跟他說比較好。”

“可是……”

“一看到你們,他又會激動起來的。放心好了,好好說他應該能接受的。”

藤間也對美菜子點了點頭才走出客廳。關谷靖子和藤間一枝也跟著出去。俊介搖著頭坐了下來,然后拿出香煙。

坂崎說話的聲音傳了進來。不久他好像帶著妻子走到了大門口,可以聽見藤間他們追上去的聲音。

“我們不是應該回到房間比較好嗎?”美菜子說。

“在這里也無所謂吧。”

“可是藤間先生他們可能會帶著坂崎先生回來這里說話吧?”

俊介冷笑著挑高了嘴角,將剛點燃的香煙捺熄在煙灰缸里。

“我想是沒用的。”說完站起了身。

回到房間兩人不發一語。美菜子坐在床上,始終盯著地板看。俊介則站在窗戶邊,看著一片漆黑的森林。

聽見樓下傳來聲響,美菜子走出了房間,立刻又進來說:“坂崎先生他們好像又回來了。”

“只是回來而已。”俊介說,“不可能被說服的。”

美菜子沒有說話,依然坐在床上。俊介也坐在她對面的床上,伸出左手繞過右肩到背后,皺著眉頭按摩右邊肩胛。

“那里還是會痛嗎?”

“又不是在上班工作,大概是緊張的關系吧。”他繼續按摩著背部。

“要我幫你按嗎?”

“不用了。”他停止按摩。“那個人是藤間先生嗎?”

她一臉訝異地抬起頭。

“什么?”

“那個人,你的相好啊。”

美菜子一臉詫異的表情,偏著頭看他。

“你在說什么?”

“別裝傻了,我都知道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跟其他男人來往的事嗎?”

“你在說些什么?沒那回事。”

“剛剛藤間先生也承認了,說他很喜歡你,能夠感受到你的女性魅力。”

美菜子搖搖頭,雙手輕擺說:“你在說什么啊,我聽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藤間先生他說什么了?”

“以前我打開過你的皮包,并不是想要調查什么,只是想拿點零錢。結果發現了奇怪的東西,是安全套。你應該知道看見那個之后,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美菜子微微地張開了嘴,吸了口氣。

“怎么了?你想解釋什么嗎?那我倒要聽聽,如果你能合理說明的話。”

她吐出了剛剛吸進去的空氣,全身無力地垂著肩膀說:“原來……你看見了?”

“你不解釋一下嗎?”

“解釋……”美菜子直視著丈夫說,“也沒什么意義吧。”

“怎么說?”

“我的確想要背叛你,但我沒有亂搞,對方也不是藤間先生。”

“沒有亂搞就表示來真的啰?藤間先生已經承認了,他說羨慕我能獨占你一個人。”

“不是藤間先生。他也沒有說跟我有那種關系吧?”

“我聽起來卻有那種感覺。”

“那你可以再去問他一次,問問看他是否和我發生過肉體關系!”

“不是他的話是誰?你是打算跟誰睡才帶著安全套到處跑呢?”

面對他的質問,美菜子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們男人真是奇怪。自己可以公然拈花惹草,妻子稍有嫌疑就大發雷霆。”

“我沒有生氣,只是在問你。”

“那我不是回答了嗎?我沒有亂搞,所以說不出對方的名字。”

“可是你剛剛不是說了嗎?說你想要背叛我。所以我才問你想跟誰發生那種關系?”

“這個……”她搖了一下頭說,“我不知道。”

“不知道?意思是說跟誰都可以,因為你只是想報復我嗎?”

“報復你?我沒有。”美菜子的眼光變得銳利,只有嘴角帶著冷笑說,“那才真是毫無意義。事到如今報復你又怎樣?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的對象并非只有高階英里子,之前應該也出過好幾次軌。可是我都忍了下來,因為你愿意跟帶著孩子的我結婚,我覺得我應該忍耐一點才對。更重要的是為了章太,我不想惹出家庭風波。”

“你說話未免太矛盾了。背叛丈夫難道就不會制造家庭風波了嗎?”

“所以……”美菜子吞下口水,俊介看著她,她接著說,“當時我已經做好跟你分手的準備了。”

“你還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嘛。”

“你不也想跟我離婚嗎?我心里很清楚。加上章太發現了我們之間關系惡化的事,我想與其是這種狀態,還不如恢復到原本只有我們母子的家庭要好些吧。”

“那你又何必殺死英里子呢?”俊介的這句話,讓美菜子的臉失去了血色。她看著他,一臉能劇(日本傳統表演藝術的一種)面具似的神情。她慢慢地閉上了眼睛又緩緩睜開。

“是的。她要求我跟你分手時,我如果回答‘好呀’就沒事了。我應該把你送給她才對。”

俊介從床上站起來時,聽見了敲門的聲音。他還沒來得及回應,門便開了。關谷靖子探頭進來。

“藤間先生請你們下去,說有很多事要商量。”

“坂崎先生已經回去了吧?我看一切都完了。”

“不是這樣子的。”靖子看看美菜子,然后又將視線移回俊介身上。“坂崎也在。”

“還在嗎,他們?”

“是的,所以請你們到客廳去。”關谷靖子先走下樓梯。

俊介小聲地咂了一下舌頭。

“看來我們還是得低頭求他們吧?老實說我實在覺得這樣做很蠢。但是沒辦法,我們下去吧!”

美菜子默默地跟在他后面。

走進客廳一看,坂崎夫婦并肩坐在桌前。藤間和關谷兩對夫妻也圍著他們而坐。俊介他們則是靠著門站立。

跟先前相比,坂崎簡直像是變了個人,顯得很平靜。他抬頭偷偷瞄了俊介他們一眼,又立刻將視線移回桌面。

“剛剛才跟坂崎先生他們說明了情況。”藤間開口說。

“說明什么?”

“就是我們決心保護美菜子的全部經過。結果呢……”藤間將臉轉向坂崎夫婦說,“他們也答應一起幫忙。”

俊介上前一步,看了看坂崎,又看看君子。

“真的嗎?”

“剛剛他們才答應的。”

不等俊介說話,坂崎便抬起頭說:“剛剛有些失態,對不起。我只想到了自己……我知道說了許多不該說的話,那是因為太過激動才亂說的,請你原諒。”說著低下了頭,他的妻子君子也在一旁垂著頭。

“哪里,那無所謂。倒是你們真的可以嗎?你不是說這是重大的罪行嗎?”

“聽了藤間先生的說明我才發現,其實保護美菜子同時也是為了我們自己好。而且我們也不愿意看見美菜子被警察抓去。”說完他神情愧疚地看著美菜子說,“美菜子,對不起,我沒有惡意。請你不要恨我。”

“我怎么會恨……”美菜子的聲音越來越小。

“這么一來大家都愿意同心協力了。”藤間對大家說,“接下來就是津久見老師了。老師一直都和孩子們在一起,所以什么都不知道。只要我們八個人口徑一致,我想應該不會被警方懷疑了。”

“是呀,只要當作什么事都沒發生就好了。”關谷接著說,“高階英里子來過這里的事沒辦法隱瞞,但之后的事只要裝作不知道就好了。就算是刑警也絕對想不到我們所有人一起串通好吧。”

“太好了,美菜子。”關谷靖子走近美菜子。美菜子沉默著深深地向大家鞠了一躬。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2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