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3

湖畔  作者:東野圭吾

“旁邊有一顆石頭,像躲避球一樣大小的石頭,上面沾著血跡。”關谷說話的語調沒有任何起伏。“一看就知道有人偷偷從她背后用石頭砸了她的頭。問題是留在現場的鞋印清楚顯示了兇手是誰。不……”他搖搖頭說,“也許說誰并不正確,應該說是什么樣的人吧。總之我不知如何是好,便打電話叫藤間先生過來。”

“原來真正的殺人現場,是在柞樹下面。”俊介低聲自言自語。

“跑到現場時,我也不知所措。”藤間露出了苦笑,“一開始頭腦很混亂,我也覺得應該報警。因為腦子里想不出還有什么其他辦法。可是聽了關谷先生和津久見老師的話后,我才想到不能草率地下決定。”

“因為你知道了兇手是小孩子嗎?”

藤間點頭,臉上已沒有了笑容。

“除了鞋印之外,聽了他們兩人的話,也覺得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可能了。那個時間在那附近根本就沒有什么人經過,而且高階小姐的尸體也沒有被強暴或被搶劫的跡象。雖然很不愿意相信,但我們只有接受這個事實。”

“雖說是小學六年級的男生,其實力氣還蠻大的。高階小姐是坐著的,所以就算是小孩也能用盡力量甩出石頭吧。而且又是從背后偷偷靠近,說不定高階小姐什么都沒發覺便被打死了。”關谷語氣平淡地表示,“有時他們比大人還要殘酷,這是我們都知道的。”

“于是你們就決定要把尸體搬走了?”

“在那個時候,其實并沒有決定接下來要怎么做。只是覺得這樣子下去是不行的,所以我才拜托關谷先生開車搬運尸體。當然也將現場的鞋印給清除了,用泥土掩蓋好血跡使其不易被發現。”藤間說完看著門的方向,“在搬出尸體時,為了不易被發現,我要求車子倒著開進停車場里。沒想到并木先生會發現這個失誤,而且線索竟然是章太的圖畫……”

“確定要怎么做是在什么時候?”俊介問。

“應該說搬運尸體時,已經有了模糊的概念吧。但還是得先跟太太們說明整個情況。”

“當時在這里的有……”

“我們夫婦和關谷夫婦,還有美菜子和津久見老師。君子也在,但是吃了藥睡著了。由于考慮到知道秘密的人越少越好,就沒有叫醒她了。”

“然后你們便決定好該如何處理尸體了嗎?”

“是的,大家都覺得只能這么做了。但是真的要行動時,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藤間一直盯著俊介,然后說,“就是并木先生你從外面打電話進來,說馬上要回到別墅來。”

“原來那通電話對你們那么具有震撼性。”

“當然很具有震撼性。高階小姐是你的情婦,這是從她和津久見老師的交談中隱約知道的,所以我認為你應該不會接受我們的意見。只是我們無論如何得避免萬一你一怒之下報警的情況發生。然而我們要編出一個怎樣的理由,讓你盡管不太愿意卻還是得幫忙隱瞞事件呢?在你回來的那一段時間里,我們可說是窮思極想、直冒冷汗。最后想出那個偽裝計劃的人則是美菜子自己。”

俊介看著妻子。她微微抬起了頭,偷偷瞄了丈夫一眼后,又立刻低下頭去。

“我覺得這個計劃很棒。雖然并木先生有離婚的打算,但現階段應該也不希望太太成為殺人犯。而且如果殺人的動機是妻子與情婦之間的沖突,事件曝光你自己的社會地位也會大受影響。所以,要讓你幫忙棄尸,我認為除了這個辦法之外別無對策。”

“于是你們將尸體搬到我們住的房間,還涂上了假的血跡。”

“我們請津久見老師回到租來的別墅拿水彩過來。但還是做得太過火了,沒有完全擦干凈固然是一枝的失誤,卻也不能否認我們太小看你了。”說到這里,藤間突然站了起來,對著俊介深深一鞠躬說,“我們沒有惡意,只是為了將事件隱瞞下來才出此下策。不敢要求你原諒,但至少希望你能理解。”

關谷趕緊也照著做,太太們也跟著低下頭。

“你們的演技真是精彩呀,我可完全被騙了。還有美菜子你編的劇也很不錯。”

俊介對妻子說話,但美菜子依然紋絲不動。

“兇器呢?”他問,“掉在案發現場的石頭呢?”

藤間臉上浮現無力的笑容。

“跟尸體一起丟進湖底了。并木先生還是你讓它一起沉下去的,不是嗎?”

“就在那些用來當重物的石頭里……”

“你和關谷先生用塑膠布包裹尸體時,我不是說去撿石頭嗎?其實并非我一個人撿來的。當時津久見老師也在外面幫忙。兇器的石頭就是在那時混在一起的。”

“怪不得……那么短的時間里怎么能找來那么多的石頭,我還覺得納悶呢。”

“并木先生你的推理一點都沒錯。當時我們的行動背后,都有津久見老師在當后援,所以才能進行得那么順利。”

“他算是背后的功臣啊。”俊介往吧臺走去,站在坂崎夫婦的背后。“兩位當初聽到這些事情吵著要離開這里時,無論如何要你們留下來的藤間先生是否做了什么說明呢?”

“事情一旦牽扯到孩子,我們也沒辦法呀。”坂崎小聲地說,“藤間說要欺騙不知真相的并木先生,我們其實也很不好受……”

“因為牽扯到孩子……嗎?”

俊介回到客廳中央,再次掃視所有人,最后將視線落到藤間身上。

“整個事件我大概知道了。雖然有許多意外之處,但跟我的想象相差不遠。只不過你們的說辭里遺漏了最重要的一點。大家都盡可能地不去提及,甚至顯得有些過于謹慎。但是在沒有聽到最重要的部分前,我仍難以認同。我想你們應該也很清楚我指的是什么吧?”

藤間長嘆一口氣,同時垂下了肩膀。

“我知道。”

“那可以告訴我嗎?最重要的這一點。”俊介提高音量說,“我知道兇手是孩子。但究竟是四個當中的哪一個?還是跟我一開始說的一樣,他們是一起犯案的?”

藤間揉了一下眉間之后,視線逐漸往關谷夫婦、一枝、美菜子和坂崎夫妻的臉上移動,但是沒有人敢正視他。最后藤間眼神無力地看著俊介。

“不,不是全部一起。兇手只有一個人。”

“一個人……”

“關于這一點關谷先生的說法可以參考……”藤間將矛頭指向關谷。

關谷撓撓頭,皺著眉說:“剛剛我也說過了,我比津久見老師先一步離開這里,準備到他和高階小姐見面的地點埋伏。但是因為時間還早,便到租來的別墅繞了一下。就在走出那里的別墅時,”關谷說到這里暫停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孩子們放在鞋柜里的運動鞋只剩下三雙,我很確定,但是當時并沒有想太多。直到事后回想,才意識到這一點具有很重要的意義。”

“原來如此。”俊介睜大了眼睛說,“英里子被殺,表示兇手在那個時間點不在別墅里。而只剩三雙運動鞋則表示至少還有三個人留在別墅里。”

“那個兇手……”藤間說,“偷聽到晚餐后我跟關谷先生及津久見老師之間的說話內容。他認為突然出現的高階英里子是個麻煩,便決定要殺死她。唯一的機會只有津久見老師出現在約會場所之前——為了爭取時間,必須要想辦法拖住津久見老師……”

“難怪!”俊介擊掌說,“一只鞋才會不見了……”

“那是兇手干的好事,目的是要拖延津久見老師離開這里的時間吧。”

俊介將手移到頭上,把頭發亂抓一通。“怎么會這樣?小孩居然會……”

“就像關谷先生說的吧,他們比大人要殘酷許多,而且富于心機。要采取什么行動時,也比大人能夠冷靜地計劃。”藤間垂頭喪氣地說。

“然后呢?”俊介盯著地板問,“兇手是誰?不要再賣關子了。四個小孩之中究竟是誰殺死了英里子?”

他的聲音在客廳里回響,大家都沉默不語,連藤間也一臉痛苦地低著頭。

“藤間先生!”俊介呼喚。

藤間慢慢地搖搖頭說:“我不知道。”

“什么?”

“我不知道呀,真的。兇手是四個孩子中的誰吧,但我不知道是哪一個。在這里的家長們也不清楚誰的小孩是兇手。”

上一章:2 下一章:4
斯诺克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