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棉襖洗澡

零下一度  作者:韓寒

如果現在這個時代能出全才,那便是應試教育的幸運和這個時代的不幸。如果有,他便是人中之王,可惜沒有,所以我們只好把“全”字人下的“王”給拿掉。時代需要的只是人才。

我以為現在中國的教育越改革越奇怪了。仿佛中國真的緊缺全才,要培養出的人能今天造出一枚導彈,明天就此導彈寫一篇長篇并獲茅盾文學獎,后天親自將其譯成八國文字在全世界發行似的。假如真有這種人我寧愿去嘗他導彈的滋味。

就我而言,理科已經對我完全沒有意義,盡管它對時代的發展有重大的意義。對于以后不去搞理科方面研究的人,數學只要到初二水平就絕對足夠了,理化也只需學一年,如果今天的學習只為了明天的荒廢,那學習的意義何在?如果我們為了高考還要不得不一把一把將時間擲在自己將來不可能有建樹的或者有接觸的學科上的話,那么拜托以后請不要來說教時間是什么金錢銀錢之類。

至于我常聽到的學習數學是為了練習邏輯思維能力的說法,我覺得那是沒有道理的,因為看許多偵探小說或懸念小說更能練習邏輯思維能力,怎么不開一門看偵探小說課?不開倒也罷了,為何要阻止別人看呢?這里便涉及到讀書的問題,記得有一句話,所謂教科書就是指你過了九月份就要去當廢紙賣掉的書,而所謂閑書野書也許就是你會受用一輩子的書。現在的教材編得實在太那個,就拿我比較熟悉的語文英語來說,乍一看語文書還以為我民族還在遭人侵略,動輒要團結起來消滅異國軍隊,這種要放在歷史書里面。而真正有藝術欣賞性的梁實秋錢鐘書余光中等人的文章從來見不到,不能因為魯迅罵過梁實秋就不要他的文章吧?不能因為錢鐘書的名字不見于一些名人錄文學史而否認他的價值吧?不能因為余光中是臺灣人就劃清界限吧?如果到現在還有學生一見到梁實秋的名字就罵走狗,那么徐中玉可以面壁一下了。至于英語,我的一幫從澳大利亞學習回來的朋友說,空學了六年英語,連筷子(chopsticks)、叉子(fork)、鹽(salt)等吃所必備的東西和廁所(toilet)、抽水馬桶(toiletbowl)、草紙(toiletpaper)等拉所必備的東西都不知道怎么說,只知道問澳大利亞人Whereareyoufrom,Howoldareyou一些廢問題來寒暄。真是不知道自己六年來學了些什么。不過可喜的是筆者因理科差而留了一級,有幸學到新版的OxfordEnglish(牛津英語),比老的教材要好多了。

我們最終需要的人才是專長于一類的,當然我們也要有各科的基礎,不能從小學一年級就專攻什么,為直達目的扔掉一切,這就仿佛準備要去公共浴室洗澡而出門就一絲不掛;但也不能穿了棉襖洗澡。我曾從《知音》雜志上看見一個處境與我一樣又相反的人,他兩次高考數學物理全部滿分,而英語語文不及格,最終他沒能去大學,打工去了。所以,現在教育的問題是沒有人會一絲不掛去洗澡,但太多人正穿著棉襖在洗澡。

上一章:杯中窺人 下一章:求醫
斯诺克直播网